幽琴琴

💝喜欢💝
现欧/良非
狮布/瑞金(也接受大三角)
浪殇/杀凛(浪殇不接受拆逆)
也有自家oc,欢迎找我玩
长期约稿

⚡ 讨厌⚡
负能量
喜欢的cp被
单人性转,耽美cp性转
逆拆,互攻,ABA

【狮布】你被丘比特射中了(2)

  
ooc算我
cp狮布

  清晨的基地有些冷清。
  
  布布路打着哈欠起了床,迷迷糊糊的开始洗涑。
  
  赛琳娜他们还在出任务,而如今的基地除了狮子堂也没有其他什么和自己很熟的人了,所以布布路有些无聊。
  
  等等,狮子堂?
  
  布布路忽然想起昨天分开的时候狮子堂和他说了什么。
  
  “明天早上九点,我在门口等你。”
  
  脑海里像是播放幻灯片一样的闪过狮子堂的脸,布布路猛然回神,再一看闹钟,现在已然快要十点了。
  
  他迟到了!
  
  布布路顿时一个激灵,连四不像和棺材都没带上,拿起衣服就夺门而出。
  
  然而他还没开始脚下生风,下一刻就在拐角处撞进了一个人的怀里。
  
  对方显然也被他吓了一跳,虽然脚下微微后退了一点,还是稳稳的接住了他。
  
  “啊,对不起,对不起。”布布路急急忙忙的道歉,头也不抬,就想从对方旁边钻过去。
  
  “这么着急的要去哪?”带着笑意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扶着自己的手不松反紧,布布路猛然抬头,便发现面前这人,不是狮子堂又是谁。
  
  狮子堂的手不知不觉间就把布布路搂在了怀里,就像每一个热恋情侣一样,语气有些亲昵的对布布路说道:“早安。”
  
  论身高布布路是比狮子堂矮半个头的,从狮子堂的角度正可以看见布布路柔软的发旋,他握了握拳,还是克制住了自己想伸手揉揉的想法。
  
  “啊,早,早安!狮子堂,你,你怎么来了?”布布路像是不知道作何反应好,他端端正正的站好,手上纠结的抓了抓自己的衣摆,像是一个做错事怕被训斥的小孩一样,“对不起,我,我不小心睡过头了。”
  
  “是我考虑不周。”在魔药影响下的狮子堂眼里几乎带上了八百层情人滤镜,就好比现在,他只觉得是自己没考虑到恋人的作息时间,才害得布布路要这样急急忙忙的跑出来。
  
  还好过来等了,不然撞到了其他人,布布路要多尴尬。
  狮子堂心里有一丝庆幸,他伸一只出手,去帮布布路整理衣襟,又帮布布路顺了顺头发 ,就像早已做过千百遍这样的动作一样,自然而熟练,偶尔手蹭过布布路的脸颊,让狮子堂有些留恋。
  
  布布路全然不知道面前人的心思,他乖巧的站好,一双乌黑的眼睛四处打转,最后又都聚集在面前人的脸上,一时间居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直到感觉狮子堂的手泛着凉意,他才忍不住伸出手去抓他。
  
  “狮子堂,你的手好冷。”布布路猛然抓住狮子堂的手,想一想现在已经快要入冬了,狮子堂不知道在门口等了自己多久,顿时有些懊恼。
  
  “还好。”狮子堂也觉得自己手有些冻人,他想把手抽回来以防冷到布布路,布布路却固执的把他的手握紧,少年的手仿佛一个小小的暖炉,温暖极了。
  
  真是要命。
  这才一大早,狮子堂觉得自己就有些忍不住想和恋人亲密了。
  
  “走吧,今天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处理。”
  哪怕失忆了,也不影响狮子堂做任务,所以导师们并没有停止他们的任务,只是暂时微调了一下队伍,让狮子堂和布布路,饺子,十三姬一队。
  
  有些不岔的赛琳娜和冷着脸的帝奇也只能暂时去精英队做任务了。
  
  饺子看着面前那三个人,对布布路有耐心到发指程度的狮子堂,以及有些羞怯哀怨,想靠近又不靠近的十三姬,饺子只觉得自己接下来一周估计都平坦不了了。
  
  造孽啊!
  饺子多想向赛琳娜他们伸出尔康手,喊一句不要走。
  
  
  四个人就这样风风火火的出发了,狮子堂看了眼任务,这次的任务难度中等,是去解决诺科城最近频繁发生的伤人事件。
  
  “诺科城?”狮子堂在对待公事上还是很严谨的,他微微蹙眉,回忆着关于这座城的信息。
  
  这是一个很繁华的城市,因为沿海,所以对外贸易往来十分频繁,按理来说治安应该是非常好的,怎么会频繁发生这种伤人事件。
  
  也不知道会不会太危险。
  狮子堂看了看一旁正睁着眼睛好奇的听十三姬给他讲诺科城的故事的布布路(其实还有某饺姓人士,但是被自动过滤了),十三姬眼里满是大小姐的矜持,但是那副生来就别有一番风味的美好面庞上,对待恋慕之人的害羞仍旧是一览无余。更让狮子堂不是滋味的是布布路居然毫不察觉,对十三姬一脸佩服的大力赞美道:“哇十三姬,你好厉害呀,懂这么多!”
  
  这有什么,我也能讲。
  狮子堂面具下的表情有些不悦,到底是个少年,即使已经有着他人难以比拟的成熟心性,即使知道那两个人没什么,不过是十三姬单方面的暗恋而已,但看着他们靠的那么近的模样,狮子堂也忍不住觉得吃味。
  
  “咳咳....”目睹了全过程的饺子悄悄扯了扯布布路的袖子,正想悄悄和布布路说什么,却因为和布布路靠的稍微近了些,顿时得到了狮子堂一个凌厉的眼刀子。
  
  大哥,拜托!我只是想让布布路去哄哄你啊!我真的不是弯的啊!
  饺子弱弱的收回手,不该来的,真的不该来的。
  
  狮子堂身上奇怪的气场(疑似蔓延着醋味)终于让十三姬回过神来,十三姬虽然觉得狮子堂不过是受了魔药的影响才对布布路这么上心,但是说到底他们现在都还要配合狮子堂,毕竟布布路还是狮子堂的“恋人”,十三姬只能恋恋不舍的和布布路结束了话题,让布布路先回去哄哄狮子堂。
  
  哄?
  布布路有些迷糊,似乎每次觉得狮子堂不对劲时,不论是谁都会让他去哄哄狮子堂。
  
  他做了什么吗?难道这就是《情侣宝典一百条》上面说的,当两个人热恋时,要注意与其他异性保持距离,避免恋人吃醋。
  
  吃醋?狮子堂?
  
  “狮子堂,列车上的盒饭味道还不错,来吃吗?”布布路带着异样的心情走近狮子堂,真是奇怪,他居然因为所谓是吃醋而莫名的有一丝喜悦感。
  
  这可不是个好想法,布布路有些惭愧。
  
  狮子堂原本看起来不愉悦的气氛因为布布路的靠近一下子消失的一干二净,他应该是笑了,声音里透出愉悦:“好啊。”
  
  “布布路,别顾着给别人家的队长吃了,你的队员也要吃。”
  看着气氛又活跃起来,饺子算是放下了心,笑嘻嘻的开着玩笑打算走近。
  
  就看到狮子堂轻描淡写的瞥了这边一眼,用一种让饺子觉得自己再靠近一步估计就要会对方打死的眼神把饺子要迈出的步伐硬生生的定在了半空中。
  
  “啊,突然想起来隔壁车厢卖的盒饭好像很不一样哈哈,我,我早就想吃了。”饺子打起了哈哈,“十三姬小姐,你,你说是吧。”
  
  “啊,好像是有这一回事。”狮子堂的目光顺着饺子的话又轻轻瞥向了十三姬,十三姬这才反应过来,僵硬的笑着,手里的扇子不停的扇着风,“那,那我们去尝尝看?好,好好奇啊,是什么味道呢?哈...哈哈...”
  
  堂堂大小姐吃列车盒饭,这蹩脚的谎言,也就布布路听不出来了。
  然而狮子堂还是作出一副相信的模样,大手一挥,大方的放两人走,接着就开始专心照顾布布路了。
  
  饺子和十三姬看着那两个人,只想感慨,啊,这该死的双标。
  
  
  等到了晚上,四个人总算是到了诺科城,找了一家旅馆,打算明天再开始着手调查。
  
  大概是来的晚了,等到十三姬和饺子各自拿着一个房间牌时,他们才发现,旅馆只剩下三间房了,此时,剩下的房间牌正静静的躺在狮子堂的手心里。
  
  “看来今晚要两个人一起睡了。”
  
  狮子堂似乎在沉思,然而语气里却摆明了有些高兴的模样,扭头看着布布路。
  
  两个人???
  布布路似乎没觉得有什么问题,于是也坦然的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然而一旁的饺子和十三姬却是一脸的如临大敌,饺子刚打算开口,在对上狮子堂的目光后还是硬生生的把“和我睡吧”这句话憋了回去,只是假装四处看风景。
  
  不是不想救你,是办不到啊!
  原谅我!布布路!
  
  至于十三姬,更不知道该怎么是好,总不可能开口说要和布布路一间房吧。
  
  两个人就这么一脸复杂的看着狮子堂和布布路走进了对面的房间里,心情五味杂陈。
  
  
  “哇!好大的房间!”
  布布路进了房间里就开始撒丫子乱跑了,殊不知其实他身后的狮子堂已经开始紧张了。
  
  房间里有两张床,这倒是意料之中的,狮子堂勉强松了口气。
  
  他刚想对乱跑的布布路说什么,就听到一声“布鲁”,顿时回过神来。
  他怎么把这家伙给忘了。
  
  狮子堂扭头就看到他恋人,布布路的怪物四不像正在床上蹦哒着,脏兮兮的脚爪在布布路的床单上留下一大堆小脚印。
  
  狮子堂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有些想要把那个不看气氛的怪物扔出去,但还是克制住了。 
  
  “啊!四不像!你快下来!”
  
  布布路看到在自己床上蹦哒的四不像,再看看自己已经被踩乱的床单,顿时哀嚎着扑过去,说出来的话却让狮子堂突然醒悟过来。
  
  “你这样!我今晚睡哪啊!”
  
  
  “......”
  狮子堂决定收回前言。
  
  四不像真是好样的。
  
  
  虽然结局和自己想的不太一样。
  夜晚,看着布布路和四不像一人一怪各自霸占一张床,而自己打地铺睡在地上的狮子堂如是说道。
  

  明天,就是第三天了。



--------------------------------------------

我!更!了!!!!!!

几天前就更了,结果刚刚才发现没打tag,我是猪吗!?

恋爱的男人是真的双标,更何况意气风发的小伙子呢!

至少我是这么理解的哈哈哈

“布布路么....”

考试时瞎摸的狮子堂,虽然没有布布路但我还是要打狮布tag(任性

.....
文我这个月一定更!(怎么就到月底了!

【狮布】你被丘比特射中了(1)

ooc算我
cp狮布,我爱他们

又名“我喜欢的人和我仰慕的男神在一起了嘤嘤嘤”“突然被钦佩的人疯狂爱上了肿么破”“五天男友养成计划”


  狮子堂中了魔药 。
  
  一种似乎名为丘比特的爱情魔药,是他们在这次任务中追缉到的,狮子堂将它和自己的营养液随身放在一起,结果被布布路错当成营养液给狮子堂喝了下去。
  
  于是醒来的狮子堂爱上了他第一眼看见的人------布布路。
  
  这种魔药的时限似乎是五天。这是导师们研究后告诉布布路他们的,在这五天里,狮子堂会把布布路当做自己最爱的人来看待,在他眼里两个人已经进入了热恋甜蜜期,狮子堂会表现出自己喜欢一个人喜欢到极致的模样,谁都无法改变。
  
  这真是太可怕了。
  
  这是目前精英队和吊车尾队的大家,包含布布路在内,对这件事的感慨。
  
  就好像现在,他们正坐在一起讨论关于魔药的事,而狮子堂却皱着眉看着他们。
  
  “什么魔药?我喜欢布布路就是喜欢布布路,这和魔药无关。”他几乎是克制着不悦强调着自己的话,“请不要质疑我的感情,这是一种侮辱。”
  
  “队长,你好好想想,你是男人,布布路也是男人,男人怎么会和男人在一起呢?”朔月苦口婆心的劝导着,“更何况你是摩羯王的后代,怎么会和.....他在一起呢?”
  
  虽然话没说完整,但大家都听的出来,朔月在暗示狮子堂他和布布路的身份差距。
  
  “朔月,注意你的言辞。”狮子堂这回似乎真的忍无可忍,他猛的站起来,凌厉的目光如同闪电一般盯着朔月,“布布路很优秀,我相信他总有一天会和我并肩。同时,别忘了,你是一名怪物大师。”
  
  怪物大师的品质,勇敢,善良,正直,无私。
  
  狮子堂是在责怪朔月,他不应该这样对布布路有偏见。
  
  朔月当然知道这是狮子堂在警告他,一张脸顿时有些涨红,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羞的。
  
   “狮子堂,朔月不是这个意思。”十三姬出来打圆场,她不停的扇动手里的小扇子,不时偷偷瞥一眼旁边的布布路,看起来有些焦急,也不知道是因为自家队长还是因为别人家的队长。
  
  “布布路,还不快去劝劝狮子堂!”一旁的赛琳娜小声说到。
  
  “怎么劝啊?”布布路有点迷糊的问道。
  
  “总之把他带走就对了!去吧布布路!”手上一个用力,赛琳娜一把把布布路推了过去。
  
  “哇啊?”布布路一个踉跄,正冲到狮子堂面前,他硬着头皮抬起头,对上狮子堂一瞬间柔和的眼神,莫名其妙的就结巴了,他开口,“狮子堂,我,我那个,那个我突然很想训练!对,训练,可以陪我去一趟训练场吗?”
  
  “好。”面对喜欢的人的请求,狮子堂自然不会拒绝,身上的锋芒一瞬间收敛起来,自然而然的就要去牵布布路的手。
  
  “啊,那太好了,我们快走吧,啊,哈哈。”然而布布路向后退了一步,有些慌张又尴尬的打着哈哈,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被狮子堂那饱含情感的眼睛看的有些慌乱,下一刻便飞快的跑了出去。
  
  害羞了吗?
  
  狮子堂明显失落的表情让众人身体一抖,但他很快就追了出去,也消失在了众人目前。
  
  “希望布布路自求多福吧。”
  这是在场所有人的心声。
  
  
  两个人到达训练场的时候,训练场只有稀稀拉拉的几个人。
  
  布布路突然又亢奋了起来,原因没有其他,他就是很想和狮子堂打一架。
  
  当初因为迷雾岛的事件两个人都没分出胜负,之后也因为各种时间差异没有再同台过。
  
  现在就两个人,他也不用出任务,这可真是个好时机!
  
  “狮子堂,我们来打一架吧!”布布路喊到,“就我们两个人,不用怪物!要全力以赴的打哦!”
  
  “下次吧。”狮子堂透露着一股不太情愿的气息,微微蹙眉,“上次的任务你受伤了,不适合打架。”
  
  “下次就没有机会了!”布布路顿时有些激动,“狮子堂,就这一次,一次就好啦!”
  
  他想起大姐头给他的那本书,《情侣宝典一百条》上写着------------当对方不同意你做什么,要适量的撒撒娇。
  
  他不清楚什么算撒娇,但赛琳娜说过,大概就是拽着对方衣服央求的模样,这种事布布路还是有自信能做好的。他自信满满的扯住狮子堂的外袍,却没想到没控制好手上的力道,一抓,狮子堂的袍子就给他扯了下来。
  
  布布路连忙手忙脚乱的去接,抬头还想找别的衣服去扯,然而再一看狮子堂,手上没有衣袖,衣服是贴身紧身衣,勉强能扯一扯的袍子也已经被自己抓在手里了,这可真是让人犯难了,布布路拿着外袍,有些无措的看着狮子堂。
  
  大概是布布路苦恼的神色取悦了狮子堂,狮子堂忽然噗嗤的就笑了出来。
  
  “好了好了,你也太有趣了。”狮子堂莞尔,自己喜欢的人未免太可爱了一些,“好吧,下不为例。”
  
  “好耶!狮子堂,你真好!”布布路顿时欢呼起来,一马当先的跑到了训练台上。
  
  “不要太勉强,别忘了自己身上的伤。”狮子堂一边走上前一边摘下自己的金属护腕,他担心这些东西会在打架时伤到布布路。
  
  “不会的!”布布路精神抖擞,直接就扑了过来,“开始吧!”
  
  
  两个人的对决毫无悬念的由狮子堂获胜了。
  
  到底是经过正规训练的,更何况布布路身上带伤,狮子堂自然而然的就获得了胜利。
  
  前后用了快一个小时了,(当然,也有狮子堂轻微的放水的原因)狮子堂才喘着气把同样体力耗尽的布布路压倒在台上。
  
  手还不忘轻柔的给他垫在脑后。
  
  布布路甩甩自己的呆毛,搭着狮子堂的手站了起来。
  
  “狮子堂,你赢了!”他全然没有一点输了的模样,反而有些激动,热血的握了握自己的小拳头,“不过下次我一定会赢回来的!”
  
  “赢了有什么奖励吗?”狮子堂笑着看着他,把自己的护腕重新扣好。
  
  “奖励?”布布路摸了摸口袋试图找出什么,然而什么都没摸到,“狮子堂,你有什么想要的吗?”
  
  “想要什么都可以吗?”狮子堂反问。
  
  “如果我有的话。”布布路挠挠头。
  
  “那.....”狮子堂忽然靠近了一点,有些笑意的眼眸专注的看着布布路,低声道,“一个吻,可以吗?”
  
  “吻....吻?”布布路顿时觉得自己舌头像是打结了一样,毕竟提出这个请求的人是那个自己很佩服的狮子堂,这让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不可以吗?”狮子堂站直身体,语气像是有些失望。
  
  少年茶金色的头发在夕阳下泛着暖意,即使大半个脸都被口罩遮住,也掩盖不住他眼里的委屈,就像一直被主人拒绝后有些委屈的大型犬一般。
  
  当然,布布路觉得更适合用狮子形容狮子堂。
  
  鬼使神差的,布布路不太想看狮子堂失望的模样,更何况,这不过是一个吻而已。
  
  于是他做了一个大胆的举动,至少他本人是用尽了自己全身的力气才做出来的。
  
  他踮起脚,隔着口罩吻了一下狮子堂的脸。
  
  狮子堂一瞬间就愣住了。
  
  下一秒,堂堂摩蝎王的后代,精英队的队长,狮子堂。
   就因为一个隔着口罩的脸颊吻,捂着脸扭过头去。
  
  “狮子堂?”布布路有些不好意思,“你还好吧?”
  
  “很好。”狮子堂声音里的高扬挡都挡不住,“但是也不太好。”
  
  这是什么意思?
  布布路摸不着头脑。
  
  
  两个人回去的路上,狮子堂显然心情愉悦,唯独布布路,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不过狮子堂意外的很能找话题,这让布布路很快就把心里那抹异样抛到了脑后,竟然也不知不觉的笑了起来。笑完后才觉得不太对,他悄悄抬眼看狮子堂,却发现狮子堂也正看着他。
  
  或者说,其实一直都在看着他。
  
  是一种专注而温柔的眼神,包含了无尽隐忍的爱意。
  
  在这一天里,狮子堂一直用这样的眼神看着他,好似布布路是他珍若视之的全部。
  
  这让布布路心里的异样又浓烈了起来。
  
  “狮子堂,你很喜欢我吗?”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问出这个问题,但就是问了出来。
  “你就没想过,为什么会喜欢我呢?”
  
  “你是因为朔月的话乱想了吗?”听见他的问题,狮子堂皱了皱眉,随后,他认真的看着布布路,“我已经说过了,我喜欢你就是我喜欢你,不要乱想。”
  
  “更何况....你很可爱,真的....太可爱了。”话音一转,狮子堂难得的有些不自然起来,他又忍不住过脸去,像是一个在和喜欢的姑娘告白的男孩一样,想要告诉对方他有多好,又因为害羞而难以启齿。
  
   不,狮子堂会这么想,只是因为魔药的原因罢了。
   尽管心里这么想着,听着狮子堂的话,布布路的耳根还是染上了一层红,烧的他想要把耳朵捂起来。
  
  说到底,谁能拒绝的了这样一个全心全意的狮子堂呢。
  
  
  两个人在宿舍门口分开了。
 
  
  
  夜幕渐渐降临,初晨很快又会到来。
  还有四天。
  
  
  
------------------------------
  
  
  
  
  
  
  
  
  
  
  爷爷,你关注的那个文手更新啦(误
  
  是新坑,填坑的话,希望我今年内能写完哈哈哈哈哈(被打)

  热恋期的狮子堂,应该就是大男孩的那种吧,虽然是个骄傲甚至看起来有点冷淡的人,但面对自己喜欢的人也会有些想逗弄的心思,态度会软化,所有的温柔都给了对方。
  
  
  不说了,好想磕正文,求欧叔多写点精英队的戏份吧(猛男落泪

狮子堂大叔叔和他的布布路(不

因为戴护目镜会怪怪的,所以就画了眼罩哈哈哈

关灯了瞎摸的
有时间细化一下

狮子堂:超凶

【狮布】为什么会有这种怪物技能啊(下)

七夕福利?大概吧hh
cp狮布
ooc算我

  
  布布路是被狮子堂叫醒的。
  
  狮子堂的生物钟促使他准时的在六点起了床,只不过手仍旧没办法拉开,他看布布路睡的还很香,有点舍不得打扰,但想到今天还有训练,只好把布布路叫醒。
  
  “狮子堂,早上好。”布布路揉揉眼睛,赤着脚踩着地毯,狮子堂看到了皱着眉让布布路穿上拖鞋。
  
  两个人手拉着手一起洗脸刷牙,清晨的阳光照进这小小的房间,看起来温柔的不可思议。
  
  简直就像一对情侣。
  狮子堂拿起面具戴上,脑子里却突然蹦出这样的想法。
  他突然想起自己昨晚的那个吻,当时心里一冲动,就忍不住亲了下去。
  还好现在他戴着面具,布布路也看不到他有些怪异的脸色。
  
  
  狮子堂和布布路就这样在白天一起训练,晚上一起睡觉的情况下过了一个月。
  
  也不知道为什么,两个人的契合度惊人的高,连白鹭都挑不出一丝毛病,连带着这一个月下来对两个人都快可以称的上和颜悦色了。
  
  
  
  一个月后,那个学生总算研究出来分开的方法了。
  
  “手,松一下。”
  
  布布路照着指示松开了手,他看了狮子堂一眼,紧接着,手轻而易举的抽出来了。
  
  狮子堂觉得他现在应该是松了一口气才对,然而事实上他看着自己空落落的手,一时间居然有点失望。
  
  他想起这一个月两个人的相处,从一开始的尴尬不自然,到后面的熟悉,不由得想要把那双手再次握回来。但他的理性阻止了他这样干,所以他只是看着布布路雀跃的在原地蹦蹦跳跳,然后奔向赛琳娜他们。
  
  他看着那三个布布路的伙伴围着他,回过神来,也走回了自己伙伴身边。
  
  “我回来了。” 他的声音里带着一丝笑意,虽然失落,但也不是没有放松的感觉。
  
  十三姬激动的冲过来握住了他的手,把狮子堂吓了一跳。
  
  “天呐,这是一双握过布布路的手!!!”
  
  “........”
  
  
  布布路和狮子堂就这样分开了。
  
  一切似乎都没有变化,除了布布路偶尔会在摸到空无一人的床时恍恍惚惚的清醒过来,狮子堂偶尔会在团队练习时下意识看向自己空无一人的背后。
  
  直到又过了一个月,精英队和预备队被同时分配到了一个任务。
  
  “狮子堂!!!”
  
  老远就听见布布路的声音,狮子堂抬头看去,男孩笑着向他挥手,脚下向他跑来,就在他以为布布路要扑到他怀里的时候,男孩却只是停下脚步,大眼睛充满希翼的光芒。
  
  “好久不见!!!”
  
  “嗯,好久不见。”狮子堂很快的反应过来,任由布布路打量他。
  
  
  “你好像变得更厉害了!”布布路笑眯眯的,心里却有点紧张,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紧张,只是很想和面前的人说话,说很多很多的话!想和他拥抱,很用力很用力的拥抱!
  
  “你也是。”狮子堂眉眼柔和的看着布布路,感情仿佛要从他眼里溢出来了,这个从来都冷漠骄傲的男孩,却在面对布布路时不自觉就想放低声音。
  
  “布...布布路!你怎么先来了?”一个声音传来,打断了两个人,布布路扭头一看,就看到了十三姬。
  
  “十三姬你好呀!好久没见了!”布布路笑着和十三姬打招呼,“因为我想快点看到你们,所以就跑过来了!”
  
  快点看到你们?
  四舍五入就是快点看到你了!
  
  “那个,你要擦擦汗吗?”十三姬有些脸红的看着他,手里拿着一个丝质的手绢,少女的娇羞一览无余,狮子堂哪怕只是看着,都能感觉到十三姬对布布路的心意。
  
  只可惜布布路是个单细胞生物,根本不会注意到这些。
  狮子堂心里感慨,却不知道为什么有点高兴,这种情绪让他很尴尬,十三姬是他的伙伴,也是他的朋友,他分明应该支持她才对。
  
  但是.....
  狮子堂看着布布路,心里有点动摇,刚想上去,就听到赛琳娜的大吼。
  
  “那谢谢.....
  ”
  “布布路!!!你这个白痴!!!”
  赛琳娜抓着四不像的耳朵,中气十足的喊着,看起来气极。
  布布路刚想伸手去拿,就听到了伙伴的声音,顿时成功把布布路引了过去,十三姬看着布布路的背影,回过神来,收起手绢手里扇子一展,又恢复了她优雅高贵的大小姐模样,只是面色有点失望。
  
  狮子堂忍不住对赛琳娜透去赞赏的目光。
  
  
  这个小插曲很快就过去了,八个预备生,坐在赛琳娜的甲壳虫车上,愉快的出发了。
  
  赛琳娜和十三姬坐在前面驾车,饺子坐在车窗边吐的天昏地暗,惹来其他人嫌弃的目光,阿不思和帝奇坐在另一边,一个看着窗外的风景,一个一动不动的禅定。
  
  而布布路和狮子堂....
  布布路迷迷糊糊的靠在狮子堂的肩上,睡的正香。狮子堂坐的端正,正在看他们这场任务的资料。
  
  是去调查下C国的人口失踪案。
  
  难度不大不小,对方似乎也只有一个人,应该是没问题的。
  
  这个念头一直到布布路不见时戛然而止。
  
  
  他们到达C国已经是晚上了,休息了一天,第二天刚打算去调查,就发现布布路不见了。
  
  布布路起了个大早,大概是想着为伙伴们买点早餐,只和旅馆的老板打了个招呼,就兴致冲冲的出了门。
  
  一上午未归,虽然大家相信布布路本人的能力是没问题的,但以布布路的性格那就可能就是大问题了,更何况这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别国,剩下的人不禁隐隐担心起来。
  
  决定了一下,七个人决定分头去找,找到后就用毛球联系。
  
  
  狮子堂一个人站在大街上,思索着。
  
  布布路的习惯,布布路的喜好,布布路可能会去的地方.....
  一切他都能清清楚楚的想起,狮子堂抬起步伐,不紧不慢的分析着周围的一切。
  
  最终他找到了布布路。
  
  找到的时候布布路身上有不少伤,怀里还抱着一个小女孩,正在和其他人缠斗。
  看到狮子堂,布布路大眼睛一闪,把怀里的小女孩推过去:“狮子堂快跑!”然后就转身去拦截身后那群诱拐犯。
  
  狮子堂看着他的背影,不由得想起很久以前,那一次在迷雾岛,布布路也是这样把十三姬推到他怀里,毅然决然的留下来阻挡布诺。
  
  真是个笨蛋。
  狮子堂深吸一口气,嘱咐小女孩一直向外跑,就转身去帮布布路。
  
  来之前他已经联系了其他人了,相信现在他们也快要赶来了。
  
  
  布布路虽然速度很快,力量也很大,但由于出门时没带棺材,也没带四不像,一个人,终究还是被打的节节败退,看着面前呼啸而来的拳头,布布路忍不住闭上了眼。
  
  一只手揽住了他,想象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他睁开眼,扭头就看见狮子堂站在他身后,眼神凌厉。
  
  “没事了。”狮子堂轻声说到,接着毫不客气的扭曲了手里握着的拳头。
  
  面前的人发出一声惨叫,一群人惊疑不定的看着他们。
  
  一共八个人,都是成年人,没有怪物。
  狮子堂心里默想着,大脑飞速转动,却在布布路握住他的手的时候突然死机。
  
  “一起吗?”布布路心里有些忐忑,看着他,眼里闪烁着亮光。
  
  “......” 狮子堂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嘴角居然抑制不住的上扬了起来,他紧紧的回握住布布路,好像握着珍宝一般,肯定的回答到,“当然。”
  
  这一场架打的酣畅淋漓,一个月的时间过去,却丝毫没有影响到他们的默契,他们没有任何一个人让自己的怪物现身,只是单纯的靠着两个人的配合,就成功的打败了那八个人。
  
  结束了。
  看着周围哀叫的人,两个人紧紧的握住对方的手,却没有任何一个人想先松开。 只是在和对方对视的时候心里都忍不住有些心跳加速。
  
  最终还是布布路有点痛苦的脸色让狮子堂回过神来,他仔细检查,发现布布路的脚扭伤了,狮子堂想了想,还是把他背了起来,手上不停,联系当地的治安管理,一步步走出这个小巷子。
  
  
  夜晚的时候,狮子堂拿着伤药来到了布布路的房间。
  药是赛琳娜给的,原本十三姬也想来,却被赛琳娜拖了回去。
  
  “是狮子堂呀?!”有些惊讶又很惊喜的声音响起,狮子堂抬头就看到布布路在给自己揉脚,男孩穿着短裤和背心,大腿横在床上,可爱的脚趾头不安分的动了一下。
  
  狮子堂晃晃脑袋,耳根有些红了。
  
  “我来帮你上药。”他拿着药,坐在布布路床边,将布布路的腿横在身前,这种伤他以前常常会有,所以上药什么的也算是熟练。
  
  布布路呆呆的盯着他,脸色越来越红,但就是不想挪开视线。
  
  狮子堂看着手里的小脚,手上动作不变,其实内心早就有些乱了,按了好一会,他才轻轻放下布布路的脚,对布布路点点头:“我该走了。”
  
  布布路下意识的扯住他。
  “我....”他突然很想说什么,却不知道怎么开口,但布布路想,他是真的真的很不想放开面前的这个人,嘴里的话就这样说了出来,“我不想你走。”
  
  “狮子堂,你能不能留下来?”
  “我的床很大的!你能和我一起睡吗?”
  “我就是....那个.....”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想你走,我想和你在一起待久一点。”布布路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狮子堂。
  
  “布布路,有没有人说过,你真的是个笨蛋。”狮子堂突然笑了,他来时没带面具,此时这个笑容完整的呈现出来,让布布路手足无措。
  
  紧接着,他走上前,关灯,然后在布布路惊喜的目光下上了床。
  
  “睡吧。”
  “嗯!”
  
  黑暗里,狮子堂看着布布路渐渐熟睡的样子,最终伸出手,抱住了他。
  
  他想他知道自己心里的那种感觉是什么了。
  
  不过在布布路本人发觉前,就先保密好了。
  
  

-----------------------------------
整片文其实和标题关系不大啦hh
找个时间会写后续!

我绝对没有烂尾!

说起来那个毛球我真的不记得它叫什么了qvq

【狮布】为什么会有这种怪物技能啊(上)

时间线:去完迷雾岛后的两三个月了
ooc属于我
cp狮布
他们真好!!!

  
 
   “狮子堂,我真的可以吃这个吗?”
  
  “当然可以。”
  
  “狮子堂,你人真好!”
  
  让人诧异的对话传来,狮子堂?这不是那个超级预备生吗?许多学生纷纷探头寻找对话的来源,随即就看到让人窒息的一幕,食堂的一角,狮子堂和布布路手拉着手,正在吃饭。
  
  这已经是狮子堂请布布路吃的第五碗面了,一想到今天发生的一切,狮子堂就感觉有些头疼的揉揉头。

  当时预备队和精英队正在进行深刻交流,场地里不知道是哪一个好家伙的怪物招数打偏了,直冲狮子堂而来。布布路发现不对刚上去准备把狮子堂推开,就突然感觉一阵吸力传来,等回过神来就摔倒在了狮子堂怀里,身体好像有磁铁一般和狮子堂紧紧贴着,怎么分都分不开。
  
  事后发现是一个有着吸附怪物的学生在练习新招时不小心打偏了,这是一个能让敌人相互吸附在一起分不开的招数,这个学生暂时还没有解除的方法,无奈之下狮子堂只能认命的把自己各种行程往后移。
  
  因为这样子没法训练,所以布布路和狮子堂暂时和预备队精英队分开了,在十三姬羡慕嫉妒的眼神下,狮子堂面无表情,事实上也看不到他面具下的表情,拖着含泪和赛琳娜等小伙伴道别的布布路走了。
  
  四不像似乎并没有招惹狮子堂的想法,难得的有些乖巧了起来,在棺材里无趣的大吃大喝着。
  
  布布路神经大条,没过几十分钟就很愉快的适应了这种生活,但狮子堂显然有点不自在。
 
 
  
  怪物的效果规定的是两个人必须身体有一部分接触在一起,狮子堂在肩膀靠着肩膀和握手的选择下选择了握手。
  
  两个人拉着手走的样子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狮子堂面不改色,实际却有点尴尬,布布路走路步子不如狮子堂大,这导致狮子堂不得不放慢脚步。布布路的手不像他干净天然的外表,有一层茧,这也许是因为他以前老是挖坟墓的原因,但是也很温暖,他的手比较小,握起来的时候狮子堂完全可以把他的手包裹在掌心,事实上他也的确是这样做的,把身边这人牢牢抓在手心里的满足感到底是从何而来,狮子堂自己也不知道。
  
  但他其实隐约能猜到一点,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
  
  狮子堂就这样看着布布路吃完了第五碗面后终于打了个饱嗝,擦擦嘴,连头上的两根呆毛都挺立了不少。
  
  “既然吃完了就走吧。”狮子堂感觉有些有趣,克制住自己想要揉揉那两根呆毛的想法,拉着布布路离开。
  
  “走?去哪?”布布路疑惑的挠挠头。
  
  “训练,白鹭导师专门为我们制定了别的训练计划。”狮子堂用自己为数不多的耐心讲解着。
  
   
    
  白鹭导师确实给他们定制了别的训练计划,那就是配合。
  
  让两个人一起作战,相互协调辅助对方。
  
  布布路虽然一根筋,但不得不说,在有些地方上他还是非常厉害的,至少狮子堂和他一起练习的时候只觉得畅快,布布路能够跟上他的脚步,也能读懂他每一个眼神与动作。
  
  “今天的训练,你们配合的很完美。”连白鹭的脸上也难得有一丝笑意,颇为满意的看着他们,“那今天就到这里为止了,你们可以回去了。”
  
  “欧!太好了!”布布路放松了下来,擦了擦脸上的汗,“好热,真想现在回去洗一下。”
  
  “回去...”狮子堂像是想起了什么,皱了皱眉,然后才像反应过来了一样,“学生宿舍?去谁的宿舍?”
    
     
  
  狮子堂现在牵着布布路的手,站在他房间的浴室门口。
  
  布布路在洗澡,一根筋的家伙显然对这种事情没什么想法,要不是有狮子堂在,狮子堂怀疑他甚至能在里面唱起歌来。
  
  虽然自己并没有这种癖好,但狮子堂还是在一些空挡里忍不住看了几眼。
  
  少年的身体不算壮,甚至让人觉得有点瘦弱,让人想不到这样的身体里居然会蕴含那么大的力量。
  
  “狮子堂!你可以去洗澡啦!”耳边传来布布路的声音,狮子堂才回过神来,少年已经穿好了一件休闲衣服,衣服是借狮子堂的,看起来有点大,配上他澄澈的大眼睛看着狮子堂,让狮子堂有些面红。
  
  不过布布路并没有注意到,他新奇的看着狮子堂的房间,摇头晃脑的似乎是因为洗完澡后很舒服,很愉快的样子。
  
  狮子堂走进浴室,有些纠结的看着自己的衣服,他扭头看了布布路一眼,布布路倒是真的非常乖巧,让他站在就站在那,像木桩一样老老实实的目不斜视,他松了一口气,最终还是动手慢慢脱了起来。
  
  洗完澡后他看着一旁的面具,犹豫了一下,想了想,还是没有戴上。
  
  “好了。”
  
  布布路回过头就看到狮子堂正在用毛巾擦头发,狮子堂头发放下来的时候有点长,但却不会让他感受到一丝女气,反而透露着一种野性的帅气,看到布布路回头,狮子堂冲他笑了一下。这是布布路第二次看到他面具下的脸了,第一次是在迷雾岛那艘幽灵船上吃东西的时候,不管几次布布路都必须承认,狮子堂真的有一张极为好看的脸。
  
   “狮子堂,你长的真好看!”布布路直白的话让狮子堂哭笑不得,狮子堂牵着他走到房间,一边走一边忍不住笑出声来。
  
  “布布路,你总是这么有趣。”仅仅因为布布路一句话,狮子堂郁闷的心情一扫而空,连他自己也有些惊讶。

 
  
  布布路沿途看着,明明都是学生宿舍,他却总觉得狮子堂的宿舍不一样,看起来更厉害,更气派。实际上狮子堂的宿舍其实也就比他的宿舍更加整洁,有很多锻炼身体用的器具,也有不少看起来古老的书籍罢了。
  
  “睡觉吧,这个床虽然不大,但我们两个人应该是没问题的。”狮子堂看了眼时间,已经到他的生物钟睡觉的时间了,其实他并不喜欢和别人一起睡觉,但现状不容许他有其他办法,他也就只能和布布路这样试着接受了。
  
  “我睡觉姿势可能不太好。”布布路老老实实的说完,身体倒是很自觉的上去躺着了。
  
  “其实我也一般,没事。”狮子堂把床头的灯关了,跟着躺下,两个人肩并肩睡着,布布路似乎没什么睡意,但又不好意思打扰狮子堂,只好一个人睁着眼睛打量旁边睡着的男孩。
  
  狮子堂看起来和他差不多大,却比他可靠多了。这样想着,布布路有些羡慕的看着狮子堂,说实话其实他也很羡慕狮子堂,瞧瞧这一身肌肉,瞧瞧他傲人的家室与与生俱来的一切,真是太酷了。
  
  “你要看到什么时候?”直到狮子堂有些无奈的声音传来,布布路才回过神,他眨眨眼,确认了半天才知道是狮子堂的声音。
  
  “咦?狮子堂你没睡啊。”布布路问。
  
  “有点失眠.....”被你那么炽热的眼睛看着,睡得着才奇怪。狮子堂抿嘴瞥了他一眼。
  
  “要我给你唱摇篮曲吗!”布布路来了精神,只不过他这句话不说还好,一说顿时让狮子堂眼角跳了一下。
  
  “不了,我应该很快就能睡着了。”狮子堂可不敢真的让他唱 ,一口回绝,“你也快睡吧。”
  
  “其实我睡不着。”布布路翻了个身,顿时变成胸口贴着狮子堂的手臂,让狮子堂觉得自己的手都要烧起来了,僵硬着身体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觉得狮子堂你真的好厉害。”男孩小小的声音传来让狮子堂心里一怔,“大家都说,你是大英雄的后代,是最优秀出色的预备生,和我这种人完全不一样,被迫与我这样的恶魔之子贴在一起,狮子堂你真是倒霉透了.....”
  
  夜晚本就是酝酿情绪最浓郁的时候,其实布布路不傻,今天其他预备生的眼色和窃窃私语他也说有听到。即使他一根筋,但也有他自己的细腻,很多时候的乐观都是真的,可到底也是一个小男孩,心里总是委屈的,此时此刻躺在狮子堂身边,让他不由自主的就想要小小的抱怨一下,放纵一下自己心里的难过。
  
  “不过,其实能和你们大家成为朋友我真的很高兴,哈哈,特别是和狮子堂你,我真的很高兴!”说到一半的话突然一转,布布路傻笑着看着狮子堂,先前小男孩的委屈仿佛顷刻间消失不见,狮子堂却是沉默的看了他半晌,突然也翻了个身,伸手抱住了布布路。
  
  “要哭就直接哭。”狮子堂抱着的手有些用力,他不喜欢看着布布路强颜欢笑的那个笑脸,他觉得真是傻透了。
  
  “.....”布布路的手像是有点小心翼翼的,不知道放哪,最后一点一点的试探着,在感受到面前的人并不会推开他的时候,他也伸出手,死死的抱住狮子堂,缩在这个明明比他大不了多少的男孩怀里颤抖着。
  


  布布路眼里的狮子堂和别人都不一样。
  
  为什么不一样呢,布布路想起基地里的预备生,从一开始就不喜欢他的那些预备生。尽管狮子堂一开始同样骄傲着,但他也没有用和那些预备生一样的眼神看他。没有那种高人一等,眼里满含恶意的眼神。哪怕是大姐头,在一开始不了解他的时候也有一点嫌弃他。
  
  布布路总觉得,经历了迷雾岛的事情,和狮子堂成为朋友就像梦一样。狮子堂把他当成真正的对手,他会为了布布路的新奇言论而大笑,会给布布路耐心分享他不知道的事,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狮子堂让布布路第一次觉得自己身上的一些缺点,不是缺点,而是让人快乐的闪光处。
  
  布布路想更靠近一点狮子堂。
  
  这个靠近是什么意思,他自己也不懂。但他就是觉得还不够,想要能天天和狮子堂呆在一起,想天天和狮子堂牵手,甚至更进一步。
  
  哭了好一会,布布路才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狮子堂拿着床头的纸巾,替他擦干净脸上的泪水。沉默的看着布布路一会,最终在他额头上落下了一个轻柔的晚安吻。
  
  “睡吧,布布路。”

        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

又是这个梗,我觉得总有一天每个我喜欢的cp都很被我这样写一遍哈哈哈

我眼里的狮子堂是强大冷酷,但不失温柔,正义热血,果敢帅气的存在,心智大概在同龄人中算是很成熟的男孩了,长大后一定也会很可靠吧!

布布路:不好意思!!我来晚了(汗qvq)你等很久了吗?冷不冷啊?
狮子堂:嗯....也,也没有很久吧....(////

因为是爽图就不发全部了,今天也在等待狮子堂的戏份(哭哭啼啼)

第一次见面的两个人?

“你怎么还带着口罩,是不是病了?要多注意身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