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琴琴

♥喜欢♥
现欧/良非
狮布/瑞金(也接受大三角)
长期约稿

【良非】谎言(下)

  韩非死了。
    孤身一人死在异国的牢房里。
  
  消息从秦国传来的那一天,偌大的皇宫,只有红莲几乎哭死过去。
  不久,秦国攻打韩国,韩国灭亡。
  
  转眼,便是十年。
  
  
   小圣贤庄内,一位紫衣男子正在树下练剑。男人生的一副好皮囊,一招一式如同他本人一样洒脱优美,忽的停下手中的剑,扭头向一旁看去。
  
  “三师弟好剑法。” 颜路鼓着掌一路走来
  
  “二师兄谬赞了。”张良收起凌虚,微微一笑。 十年过去了,曾经少年的他也已长大,稚气褪去,洒脱不羁的五官,紫色的发带在微风中飘动,举手投足间都带着一股不同的风味。
  
  “十年了。”颜路笑着看着张良说,“距离你来到小圣贤庄的那天,已经十年了。”
  
  “......嗯。”张良微微一愣,点头。
  
  “有时候,我真是看不懂,”颜路移开目光,“子房你虽然是我们齐鲁三杰里最聪明的一个,也是最出色的儒家弟子,但你的一些举动,却总是超乎我意料,也不知从何学来。”
  
  “二师兄言重了。”张良抱了抱拳,没有再说什么。
  
  “说起来,我今日在老师房里,看到一副画像。”颜路话题一转,“画上面的人似乎是.....韩非子。”
  
  “......”张良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颜路,等待他的下文。
  
  “一直听说,韩非是老师最为得意的弟子,也是老师最为喜爱的一个。若我没记错,子房你和韩非,应该是同样出自韩国吧。”颜路抬眼看去,“韩国,真是人才辈出的一个地方。”
  
   
  
  “嗯。”张良随意的应了一声,思绪渐渐放空,他忽然想起那一天,在左司马府里,那人眉眼带笑,打趣他的模样。
  
  他说:“出口论语,看来子房你比我更适合去桑海求学。”
  
  当时心里也曾想,等到一起尘埃落定,便同他一起去桑海,去拜访他敬爱的师长,去了解他所追求的法。
  
  只是没想到,如今他来了,却已是物是人非。
  
  “子房有事,先告辞了。”张良收起凌虚,冲颜路点点头,扭头离去。
  
  颜路看着他的背影,总觉得他愈发看不透这年轻有为的三师弟了。
  
  
  
  张良走到了海边长廊处。

  其实他并没有什么事,只是忽然很想自己一个人呆会。
  
  听着耳边大海潮起潮落的声音,望着远处出神。
  
  那人的眉眼,那人的神态,那人时常带笑的话语。
  
  十年前,韩国灭。他不远万里来到桑海求学,见到了荀子,留在了小圣贤庄。
  
  时间磨砺了他少年的棱角,沉淀了他的思维。
  他成为了让人敬仰的齐鲁三杰之一。
  
  他的剑法越发成熟了,过去他也曾想过,若自己能强大起来,是不是就能保护他,是不是就有能力阻止这一切。
  
  年少的时候他总是跟在他身旁,看他总是独自一人承担着一切。
  那时也想,若自己能为他解忧,替他分担,便好了。
  
    
  张良忽的抬手扶住台柱,急促的喘息着。
  
  荀子曾问他:可还有心结。
  
  他回答:是,心系天下。
  
  荀子问:回答可是真心?
  
  他答到:是,绝无虚言。
  
  他以为他已经忘记了。

  可事到如今他才知道,原来一直以来都是他对自己撒谎。
  
  什么天下,什么嬴政,都是他撒的谎。
  
  他的心结,一直只有一人。
  
     心脏隐隐作痛,他却是轻笑出声,笑着笑着,便流下泪来。
  
  怎么可能忘记。
 
   
  韩非啊韩非....
  
  你总是骗我,骗我说无龙阳之好,骗我说并不在意我的真心。
  我叫你早去早归,你也骗我,骗我说会回来。
  
  是不是因为我也在骗你,骗你说,我不在乎。
  骗你说你不愿说,我便等你。
  
  可是如今,什么都晚了啊.....
  
  韩兄.....
  我好想你。
  
    
  曾经他是跟在他身后的青涩少年,没有强有力的臂膀保护他。
  如今他是世人仰仗的学者,手执凌虚,潇洒飘逸,却再也找不到他的身影。
  失去了的,再也回不来了。

 
 
--------------------

好伤感,完全写不下去,我不想非非死啊😭哭了

评论(1)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