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琴琴

♥喜欢♥
现欧/良非
狮布/瑞金(也接受大三角)
长期约稿

【良非】谎言(上)

   “我要见韩非。”
  
  十万大军压境,却只是为索韩非一人。
  
  韩非的才华终究被发倔出来,却不是张良所希望的那样。
     
    
  
  这是韩非出使秦国的前一天晚上。
  张良跟在他身旁,一如之前送他到了他的寝宫前。
  
  “韩兄,我......能不能进去坐坐。”张良看着面前将要关上的大门,忽的开口问道。
  “子房的话,自然。”韩非一如既往的笑着,一双桃花眼微微上挑,伸手做了个“请”的姿态。
  
  
  
  烛火摇曳,两人相对而坐,一时竟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终究,还是韩非率先打破沉默。
  
  “子房莫不是来我宫里饮酒的?”韩非笑着打趣,看着张良手中的酒杯,无言之时,他便一直在闷声喝酒,明明他向来节制,如今倒是喝的过多了,只是那双眼中的情感也如同今夜这酒一样,似乎再也抑制不住 。
  
  
 
  张良同他对视,面色平静,半晌,才开口。
    “流沙有我们在,韩兄可以尽管放心。”
 
  韩非微微一愣,笑着回应。
  “好。”
  
   “秦国....秦国很危险,韩兄在那边要多加小心。”
   “嗯。”
  
        “李斯,为人似乎并不正端,韩兄要多加防备。”
        “嗯。”

  “韩兄.....”
   “我在。”
  
  
  “韩兄你.....真的要去秦国么?”听见韩非应答,张良晃了晃神,不待韩非回答,又自嘲的一笑,“这是什么话啊。”
  
  “小良子,你再喝,就该醉了。”韩非神色如常,起身想去拿走那酒杯,却被张良扯住了手。
  
  
 
  
  张良忽的将他压在塌上,不过十六七岁的少年,也不知何处而来的力气,让韩非动弹不得。
  
   “子房....”韩非唤了一声,心中暗叹,这酒,果真是喝的太多了。
  
   张良一瞬不移的盯着身下之人,韩非一头墨发四散开来,如上好的丝绸般光滑浓密,稍有几根不安分的发丝拂过他的手背,似乎也在他心中挠了挠。
  
  “韩兄,我对你.....”张良喃喃细语,说话间连同那桃花酿的酒香也随同热气打在韩非脸上,令韩非也面色微红,却不知是被酒熏的还是如何。
  
  那张清秀仍带着些稚嫩的脸已透露出些许风华,依稀可以想象到少年长大后的温文儒雅气质。
  如若可以,他也想和他一起,待到日后,同他谈笑畅聊,指点江山。
  
  只是......
  
  “子房,你还年幼。”不待张良说完,韩非便出声打断,伸出手替身上的少年撩起杂发,“很多事情,都不是绝对的。”
  “况且,我并无....那般喜好。”
  
  韩非低垂下眼帘,逼迫自己不去看那人。
  他是知道的,他的心意,可是此次一去,兴许就再也回不来了,他不想给一个飘渺的承诺,也不愿因倘若自己真的出事而让他痛苦。
  
  

   
  张良看着他,眼里似乎有许多挣扎,最终只是苦笑一声,站起身来:“是子房逾矩了。”
  “今日喝酒过多,说了些胡话,希望韩兄不要放在心上,子房家中有事,先告辞了,望韩兄见谅。”张良似乎又恢复了他原来的样子,露出一个无害的微笑,向韩非道别,只有他握着拳微微颤抖的手暴露了他的不平静。
   韩非目送着他离去,缓缓关上门,似乎也隔绝了他心中那抹触动。
  
  
 
 
  
  第二日的出使,韩非上了马车,撩起帘子看向窗外,卫庄依旧冷冷的环着手看他,耳边是红莲小声的啜泣声,断断续续的说着要他多加小心,注意安全。
  “再哭,就不好看咯。” 韩非笑着说,伸手摸摸红莲的头,抬眼看向远处。
  
  没来啊....
  他也不知道自己在遗憾什么,既想看见他,又不想见,怕自己这一见,便再也舍不得走了。
  
  “走吧。”
  叹息一声,韩非放下帘子。
  
  
 

 
  马车一直开到城外。
  

 
  “等一下!”
  忽的听见一声熟悉的声音,韩非几乎是扑过去,惊讶的拉开帷裳向外看。
  张良骑着马飞驰而来,就这样抬眸与他对视,然后微微勾唇,冲他露出笑来。
  
  “停。”
  
  
  
  韩非看着窗外的张良,大概是赶时间,张良面庞上不少汗水,手被缰绳勒的通红,却只是目光炯炯的看向他。
  “子房你怎么来了?”韩非有些干涩的开口,问。
  “韩兄骗我,是么?”张良抿了抿嘴,看着他,“子房知道韩兄不愿说,也猜到了原因。”
  
  “韩兄不愿说,子房便不说。”
  “不,我没....”
  “没关系,子房不在乎。”
  
  未说出口的话被打断,韩非脸上少见的,出现了迷茫的表情。
  不在乎?他说不在乎....
  即使明白自己不能有其他想法,心还是忍不住微微抽痛了一下。
  
   “我等你。”
  下一秒,张良却说。
  
  “我会等,等到韩兄回来的那天。”
  “到时候,我有话想要告诉韩兄。”
  
  “到那时,韩兄可愿告诉子房一切?”
  
  
  韩非看着他,眼中情绪波动,最终,露出了一抹苦笑来。
  “子房,我到底...是贪心了。”
  “本不应该是这样的。”
  “我并无龙阳之好.....却偏偏..... ”
  
  却偏偏喜欢上了你。
  
  
  
  “韩兄,不必多说。”
  面前的脸缓缓凑近,最终留下蜻蜓点水般的一吻 。
  
  “早去早归。”

------------------------------------
第一次写这种,大家凑合看,冷cp战士绝不认输

年轻的良子应该也会有一些少年人情爱间的小冲动吧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