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琴琴

♥喜欢♥
现欧/良非
狮布/瑞金(也接受大三角)
长期约稿

【良非】鬼魂(1)

  cp良非,不拆逆
        ooc属于我

  小圣贤庄内的清晨,儒家三师公的房内,张良察觉不对的时候,是在他觉得身体有些发麻的的时候。
  
  他睁开眼,就看到一个人躺在他怀里,从他的角度只能看见这人一头墨发披散,看不清人脸,饶是他这般心态,张良也忍不住一时心里惊涛骇浪,险些翻下床。
  
  他看了看,怀里的人半压着他的身子,也难怪他身体发麻,张良伸出手,试图把怀里的人推开一点,那人大概是觉得有人在推他,低吟了一声,迷迷糊糊的便抬起头来,和张良对了个正着。
  
  “子房,你推我做甚。”
  
  微带责备的笑声响起,张良推人的手骤然僵硬,他惊愕的看着面前的人,一双桃花眼扔泛着雾气,高挺的鼻梁下,弧形优美的薄唇微抿着,纵使面前的人肤色变得有些不自然的白,一头青丝披散,身上只着一件最为简单的紫色布衣,张良也不会认错,面前这人,正是早已在秦国内死去多年的韩非。
  
  “......”
  “......?”
  
  “韩兄?我这莫不是.....在做梦吧?” 张良喃喃自语,失神的看着面前的人,那日思夜想的面庞,此刻居然活生生的出现在他眼前,“你明明已经....”
  
  “死了,是吗?”韩非淡淡的回答,张良惊觉,一时间惊慌失措不知说什么好,在韩非面前,他似乎永远是那个乖张的小良子。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在这里,分明前一刻我觉得我已经在大牢内死了,下一秒睁眼,就看到了子房你。”韩非无奈的苦笑一声,看着面前这个明显更为俊朗潇洒的男人,忽然有些恍然,“看来我的小良子啊,已经长成大良子了....”
  
  “三师公,你起床了吗?”
  
  外头忽然传来荆天明的喊声,张良这才发觉自己已经耽搁的太久,要下床去洗漱时似乎又想起了什么,有些紧张的看了眼韩非,像是怕他消失一般拉住韩非的手,“韩兄随我来。 ”
  
  他鲜少这样主动,让韩非心中一暖。
  
  “好啊,小良子。”韩非笑着应答,只是在看到自己浮空的双脚时眼神微微黯淡。
  
   即便如此,仅仅是能再一次看到他,也让他内心一阵窃喜。
  
  
-----------------------------------------
  
  “是吗?已经十年了啊....”海边长廊,韩非新奇的感受自己新的状态,肆意的在周围飘来飘去,看着面前的一切,“小圣贤庄还是没有什么变化啊,不知道老师他身体是否仍旧安好?”
  
  “老师一切安好。” 张良微微一笑,“韩兄可有感觉身体不适?”
  
  “好得很,这身体轻飘飘的,也不怕撞到柱子。”韩非看着自己的手透过柱子,心里还是有些异样的感觉,面上却仍是笑意满满。
  
  “说起来....从刚才开始我就在想,为何韩兄碰不到东西,却能碰到我。”张良看着他,忽然疑惑出声,都说凡人看不见这些东西,鬼魂碰不到实物,他却偏偏能看见韩非,触碰韩非,到底是为何。
  
  “子房这样一说,我也奇怪了。”韩非笑眯眯的看着张良,“这样想来刚才其他路过的子弟似乎也没看到我,一个个面色如常。”
  
  “大抵是因为....子房于我而言,是特别的吧。 ”
  
  张良步下一滞,接着又继续向前走去,却也没有说什么。
  
  韩非被他带着漂了一段路,来到一屋前,才看见屋里有两个小孩。
  
  一个小孩俊秀异常,却又带着与年龄不符的王霸气道,即使穿着儒家子弟的衣服,但举手投足间都透露出与常人不同的贵气来。另一个小孩却是嬉皮笑脸,上窜下跳的,看起来比起当初的红莲还要活泼好动些,口直心快的很,似乎正要和对面的人吵起来。
  
  “三师公,你来啦!”看见张良,那嬉皮笑脸的小孩欢快至极的跑过来,“快给我评评理!明明说好今天出去的,少羽他又想反悔!”
  
  “我才没有!”俊秀的男孩蹙着眉,似乎有些不悦,又拿他没办法,只好看着张良给自己辩解。
  
  “子明,子羽,收拾一下,我们一会就去镇上。”张良温和的笑笑,谁的话也没应,已经为他们下了决定,“我在门口等你们。”
  
  “好耶!”被叫做子明的少年也顾不上争吵,风风火火的跑回去收拾东西了,子羽则是疑惑的看了眼张良,总觉得今天三师公似乎有些分神。
  
  
  “韩兄别笑了。”出了屋子的张良无奈的看着那笑得打滚的鬼魂,“不是你问的子明子羽的事吗。”
  
  “荆天明?盖聂兄?三师公?”韩非此刻正捂着肚子哈哈大笑,他听了张良解释,大抵知道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子房,你可真是占了好大的便宜,连卫庄兄辈分都比你低了一位哈哈哈哈”
  
  张良看他笑得高兴,也就随他去了,一人一鬼在门口站了老半天,荆天明才拖着项少羽跑了过来。
  
   两个人看不见韩非,只觉得今天的三师公似乎心情不错,目光总是柔和的看着某处。
  
  怕不是又有什么打算了。
  荆天明苦恼的思索着,总觉得自家老狐狸三师公是在谋划什么。
  
-----------------------------------------
  
  一路下了山,韩非仗着自己鬼魂的身体四处乱飘,甚至靠在天明的身上朝他吹凉气,让天明哇哇乱叫,吓了项少羽好几次。
  
  张良看的好笑,用眼神示意韩非别闹了,韩非便笑着飘回张良的一旁,悄悄拉着张良的袖子,让张良带着他飘。
  
   街上人不多也不少,张良缓步带着两个孩子采购了些东西,期间还为天明买了一只烤鸡,可怜韩非眼巴巴的看着那鸡和街边买酒的铺子,看得见吃不着,捂着自己的眼睛大喊不看了不看了。
  
  张良不能回应他,只得悄悄握着他的手在他手心挠了挠,表示安慰。
  
  “子房,我可真是愁死了。”韩非委屈巴巴的说着,看着自己的手又一次从眼前的酒坛上穿过,只得一阵唉声叹气。
  
  张良正要回答,一道女声却打断了他。
  
  “张三先生!!!”
  
   “是胖大妈!”
  “公孙大娘!?”
  天明和少羽同时喊出口,就连脸上惊恐的表情也一模一样。
  
  “糟了。”张良摇摇头,扭头招呼两个小孩,也不知是和谁说,“我们先离开这里。”
  
  韩非疑惑扭头,便看见一位身宽体胖的女子兴致冲冲的往这边挤,略带浓艳的妆容因为她挤开人群的表情而显得有些滑稽,手里不断挥舞着一副面具,看着张良眼泛精光。
  
  张良犹如脚下生风一般带着他们离开,所幸行人较多,最终他们还是成功的消失在了公孙玲珑的视野里。
  
  “那是何人?”韩非第一次见张良这样如狼虎在追的模样,忍不住有些好笑。
  
  张良无奈一笑,低声解释了几句,让韩非也有些忍俊不禁。
  
  韩非随着张良走了一天,才发觉今时不同往日,面前的人已然成为一个能风轻云淡指点江山的男子,一身紫衣潇洒自在,绝代风华。
  
  不愧是小良子啊。
  韩非心中莫名自豪起来。  
  

-------------------
大概是谎言的后续,看看我会不会鸽030
可能几月一更,也可能突然一天几更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