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琴琴

♥喜欢♥
现欧/良非
狮布/瑞金(也接受大三角)
长期约稿

【瑞金】为什么大赛会有这种东西啊(下)

ooc有
大概官方设定
cp瑞金,有雷安

 
 
 
“吸引喷雾”的效果已经持续一周了。

这一周,金的排名理所当然的疯狂上升。
这一周,安迷修的排名出乎意料的有赶超雷狮的样子。
这一周,紫堂幻夹在凯莉与鬼狐之间,近乎绝望了。

  
 
“真是没想到,这一次居然会持续这么久。”凯莉叼着棒棒糖,惬意的靠着紫堂,三个人坐在大赛一边的高台上,“金不在真是无聊啊~”

鬼狐在另一边,看着鬼天盟近期的文件,没有开口。

紫堂幻左右各有一个人,他试图调整一下自己的姿势,让自己没有那么难受,所以小心翼翼的动了动。
  

“哇---!!!”突然,紫堂幻感觉身上好像有什么松动了一样,他身体一倒,就这样跌倒在了地上,紫堂摸着头,倒抽了一口凉气,“嘶---疼。”

中间靠着的人突然消失,凯莉猝不及防的倒下去,正好撞上鬼狐,两个人身体依旧紧贴,都被对方撞的有些疼。

“靠!”凯莉终于忍不住,暴了一次粗口。

“唉,看来我身上的效果消失了啊。”恢复了自由,紫堂幻险些感动的哭出来,他撑起身子,活动了下身体,不知所措的看着凯莉和鬼狐。

“啧。”鬼狐手里的文件被凯莉撞飞掉到了地上,于是细微的感慨了一声。

“烦死了。”这回凯莉没有再往后靠,她翘着腿,抓住想要溜走的紫堂,“走什么?给本小姐回来。难道你想让我一个人和这个臭狐狸不知道待在一起多少天吗?”

“既然吸引喷雾对紫堂幻没有影响了,他也需要去狩猎了吧,这一周他可一直没有得到积分呢。凯莉你这样,未免太任性了。”鬼狐悠悠的开了口,似乎想为紫堂幻解围。

“本小姐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管,闭嘴,臭狐狸。”凯莉白了他一眼,两人的气氛又一次紧绷起来。

紫堂幻觉得自己好像和夹在他们中间时一样,依旧很为难。

 
 
 
一周,已经一周了。

格瑞拿着一个黑白的鸭舌帽,细微的叹了口气。金靠在他肩膀上,睡的很熟。

这一周,格瑞每天都带着金在森林里狩猎,他不知道自己的心率为什么有些失控,所以他以狩猎的方式沉默的发泄着,直到感到疲惫为止。

金一向兴致高涨的跟着他,但格瑞清楚,金是有些吃不消这种高强度的狩猎方式的,他看的出来金在强撑,并且就在刚才,金很抱歉的挠着头问他:“格瑞,我可以睡一下吗?”

格瑞看着金有些没精打采的样子,觉得他才是应该抱歉的那个人。

但他没有说,因为他知道如果他说出来,金反而会大声反对,觉得是自己不够努力。

于是,格瑞和金靠着一颗大树,在荫蔽下休息。金昏昏沉沉的,很快就睡着了。

 
 
格瑞觉得很奇怪。

从前,当他一个人在森林中狩猎完毕之后,身上沾染的血腥味总是会让他无法静下心来。不论闭眼还是睁眼,脑海里都是那些让他痛恶的过去。一幕幕,像是在提醒他的渺小与无能,让他的心不断变冷。

而此时,和金在一起的这一周,他却再也没有那种感觉。男孩身上淡淡的味道似乎永远都不会散去,格瑞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味道,但每每闻到,他的内心都能因此平静下来。

---这大概是太阳的味道。

“唔---”金动了动,格瑞身体一僵,任由男孩重新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睡下去。

金的头发蹭着他的脸,软软的,很舒服。格瑞想着,他有点想伸手揉揉这头金发的冲动。但很快,他就给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他不自然的看了金一眼,还好,男孩依旧在熟睡,没有什么变化。

午后的暖风轻轻的吹过。

“噗通---”格瑞捂住自己有些失控的心脏,若有所思。
 
 
 
 
“呼---呼---”

安迷修喘着气,伸手抹去额前的汗水。
他的周围,遍地狼藉,到处都是一些高阶魔兽的尸体。

“吁,还不错嘛,你这家伙。”雷狮同样喘着气,但他只是任由汗水顺着他面庞低落在地,嘴角上扬。

“彼此彼此。”安迷修收起冷流,不温不火的回了一句。这一周的相处,他早就适应了和雷狮的作战方式,两个人一起打怪,速度倒是加快了很多。不过他没有预料到,雷狮居然这么配合他,偶尔的嘲讽,也只是在纠正他错误的作战方式而已。

“本大爷累了。”雷狮抛下这句话,向一旁的岩石走去。因为“吸引喷雾”的原因,安迷修不得不跟着他走过去,两个人靠着岩石坐下。

雷狮顾着自己舒服,直接压着安迷修就打起了瞌睡。感受到身上的重量,安迷修皱着眉陷入了沉思。
 

其实“吸引喷雾”的效果最先消失的,是艾比和佩利。
当时佩利正在打怪,艾比被他一个转身就甩了出去,险些被魔兽包围。

安迷修见状,也不管雷狮那边还在和一只魔兽死磕,直接带着雷狮杀了过去 成功的把艾比救了出来。当然,事后还和雷狮吵了一架,在安迷修坚定的目光下,雷狮只能面色阴沉的叫佩利看好艾比。

埃米试图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并且比起总是把坏人二字写在脸上的帕洛斯,埃米总是习惯往卡米尔那边躲。卡米尔没有说话,但他的嫌弃从他周围的氛围就可以感受的到。

此时,雷狮海盗团的另外三个人都不在,也不知道帕洛斯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叫上佩利一起去狩猎。因为雷狮说了,要时刻看着艾比,所以当佩利拖着艾比和帕洛斯三人一起去狩猎时,卡米尔看向帕洛斯的目光几乎可以把空气都给冻结。

“是在给我创造机会么?那个家伙。”安迷修斜眼,看了眼靠在他身上的雷狮,再回想起帕洛斯看起来无意的笑,轻声开口,“我......可是骑士啊。”

紧了紧拳头,安迷修垂下眼帘,不再说话。

-----”骑士......么?”雷狮眯了眯眼,勾起一个嘲弄的笑容,“真是愚蠢的骑士道。”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转眼已经过了快一个月了。
 
卡米尔,埃米,帕洛斯三人的喷雾效果在一周前也消失了。
在安迷修的维护下,两个人总算是没受到什么伤害的逃离了雷狮海盗团。
 

另一边,雷德和祖玛,凯莉和鬼狐,也都解除了这种状态。

雷德有些可惜的看着自己和祖玛贴在一起过的手臂,祖玛则是一如既往的把所有关注点放在嘉德罗斯身上。

嘉德罗斯很烦躁,因为那个渣渣,他已经有一个月没去找格瑞邀战了,他不喜欢在格瑞实力大打折扣的情况下去找茬,这会让他自己很不爽。

因为这种情绪,现在的嘉德罗斯没有人敢招惹,就算是在他面前晃一下都不敢,谁知道下一秒会不会他一个不高兴,就给他拿出大罗神通棍给秒了。

凯莉很高兴,终于告别了那只臭狐狸,她得已带着紫堂去找金,四人小队也算是又集合了。

只是由于格瑞在的原因,凯莉根本无从下手,闲的无聊的凯莉一边对着格瑞说:“你真是一个无趣的男人。”一边坐着星月刃自己离开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紫堂由于积分和等级都差了不少,只能认命的在其他没那么危险的地区先提升等级。

于是,好不容易集合的四人小队又一次只剩下金和格瑞两人。

 
 
就在这种氛围下,沉寂了一个月的幕后主使终于也有了动作。

 
“就是你们用的吸引喷雾?!”金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将他和格瑞包围在中心的人,左手已经很熟练的召唤出了矢量箭头,“可恶!你们太过分了!”

格瑞没有言语,但他举起的烈斩刀已经表明了他的态度。

不需要多余的交流,仅仅一个眼神,格瑞和金就彼此心领神会的开始了战斗。

 
 
另一边

“原来是你们干的。”安迷修握紧冷流,“真是卑鄙。”

“不过是一群杂碎罢了,”雷狮召唤出雷神之锤,“你们也就只敢挑卡米尔他们不在,我和这家伙实力大打折扣的时候来了。”

“不过........”雷狮扬起嘴角,笑得依旧不可一世,眼里的杀意让人打颤,“我会让你们明白,试图锁住暴虐的狂雷是多么愚蠢的举动。”

“呵,安迷修,可别留手啊。”

“不用你说。”

 
 
 
这群下黑手的参赛者终究还是失算了,他们太小看金和格瑞之间的默契,也低估了安迷修和雷狮的强大。

特别是格瑞和安迷修,这两个素来冷静的人,居然一致都在战斗中下了狠手。这一战,除了给他们四人都加了点积分外,没有任何意义,可以说是单方面的虐杀了。

只不过安迷修没有预料到,他的实战技术居然更加熟练了,和雷狮的配合也算是很完美。“是因为他吗?”安迷修抿着嘴,看向旁边那个打完架依旧漫不经心的家伙。

 

直到又过了两天,金和格瑞,安迷修和雷狮的状态也才解除了。

“别跟着我。”状态一解除,格瑞就淡淡的丢给了金一句话,转身离开。

“唉?格瑞!”金活动了一下有些僵硬的手,快步跑上前,“我就要跟!起码,起码先把我带出这片森林吧!”
 

“这次就放你一马好了。”雷狮扭扭脖子,随意的拍拍自己的左臂。

“恶党,下一次,我会把你们全部歼灭。”安迷修握紧冷热流,一如既往的,快步离去。

 
 
他们或许都意识到了,有什么东西,在悄然变化着。

 
 
  -----------------------------

紫堂:天呐,我现在的进度,要多久才能赶上金啊!(哭)

评论(3)

热度(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