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琴琴

♥喜欢♥
现欧/良非
狮布/瑞金(也接受大三角)
长期约稿

【瑞金】突然变成面瘫了怎么办

cp瑞金
ooc有
发小加同居

  
金突然变成面瘫了。
 
最先发现这件事的是格瑞,然后才是金本人。

“格瑞,怎么办啊?”金带着哭腔的声音响起,但他脸上近乎和格瑞同款的表情却让人一点都感觉不到他有什么焦急的。
 
格瑞看着金的脸,心里有说不出的怪异感。

 
 
  
一切源于半个小时前,熟练的煎好了鸡蛋,格瑞摆好早餐,上楼去叫人。

“金,起床。”

不大不小的声音,却让还在睡懒觉的人一下子就蹦了起来,金一边挠挠迷糊的头,一边回应:“知道啦!格瑞!我很快就好!”

听到了回应,格瑞就自行下楼了。等金从楼上准备完下来吃早餐时,格瑞已经快吃完自己的那份了。

“唉!格瑞,你吃的太快了吧!也不等等我!”
金随口抱怨着,一边走到格瑞对面坐下。

“是你太慢了。”见金坐下了,格瑞同往常一样抬眼看了眼金,只是这一眼,金却感觉格瑞的身体莫名僵住了。

“?”金有些迷茫,他总感觉气氛好像变得有些微妙起来,却不知道微妙在哪里,索性直接埋头吃早餐。

“.......下次会等你的。”等金在这怪异的气氛下吃了将近一半的早餐时,格瑞突然开口,打破了沉默。

“哦。”金的嘴巴被食物塞的满满的,只好含糊不清的一边看着格瑞,一边回应着一个字。

金感觉格瑞的身体更僵硬了。
 

 
直到五分钟后,以为金在生闷气的格瑞才发现了自家发小的不对劲。
 

  
“啊啊啊啊啊啊啊!!!!”
金照镜子时的那一声惨叫几乎贯穿了房顶。

看着面前的人,依旧是熟悉的金发,好看的蓝眼瞳,只是没有任何表情波动的脸再加上那上下起伏的声音腔调看上去唐突极了。那有些滑稽的样子,格瑞觉得自己也有点快绷不住了。

“格瑞,要不你去帮我请假吧。”
金可怜兮兮的看着格瑞,摆出一个拜托的姿势,看起来像是委屈巴巴的金毛犬一样。
前提是忽略他的脸。

“拒绝,高中课程很难补上,你不能缺课。”
格瑞对这方面的事反而很看重,直接无视了金的拜托。

 
  
没有办法,金只好跟着格瑞去学校了。

但是,金是谁?

仅仅走了一小段路,金很快就恢复了本性,他一边拿着手机,一边和格瑞分享着班群里的聊天记录,看起来很高兴的样子。同时,金也对自己的面瘫脸产生了一点兴趣,兴致勃勃的分析着自己面瘫的原因。

“格瑞,面瘫会传染吗?”
当金分析出第十八条可能性时,格瑞默默的翻了个白眼。

  
 
  
天才儿童嘉德罗斯觉得有些烦躁。

他总是没来由的烦躁,他觉得来源大概是因为那些讨人厌的渣渣。
当嘉德罗斯烦躁的时候,他习惯去找一个人的茬,于是他二话不说的走到了高年级部。

“喂,xx班的格瑞在吗?”第一次来高年级部,嘉德罗斯随手扯过一个金毛,依旧是目空一切的语气问道。

“格瑞吗?格瑞刚刚被老师叫走了呢!”
刚刚和格瑞分开打算回教室,金突然被人扯住了帽兜,回头就看见一个和自己差不多高的少年,要不是他那一身低年级的服饰暴露了他的年龄,金怕是会认错。

小孩子来找格瑞?金不由得好奇的开口:“小朋友,你找格瑞干什么?有话的话告诉我,我可以帮你传达给格瑞,毕竟,我和格瑞可是好朋友呢!”
语气颇显自豪。

【小朋友?】
嘉德罗斯觉得自己的头上仿佛爆出了一个十字,但很快,敏锐的他捕捉到了金的最后一句话。

好朋友?嘉德罗斯打量了一下面前看起来极为“冷酷”的金,看上去确实很像......
脑海里不由得出现格瑞面无表情的和面前的面瘫站在一起,嘉德罗斯感觉一阵诡异......
 
“嘁,听都没听过的渣渣。你怎么证明你和格瑞是朋友?”

“唉?这个.......格瑞,格瑞每天都帮我补课,和我一起吃午饭,我们,我们几乎无话不谈(格瑞是无话,金就负责谈),还有,还有.......”金下意识的忽略了渣渣的称呼,有些苦恼的思索着,在想自己和格瑞是否还有什么友谊的象征。

嘉德罗斯觉得自己被雷的外焦里嫩,他诧异的看着金,思考为什么他的每一个动作,每一次说话的语调,都和他的表情相差这么多。而且,补课,吃饭,无话不谈.......
嘉德罗斯向来波澜不惊的身体微微抖了一下。

表情阴沉的转身离开,九岁男孩觉得自己的心情更烦躁了。

 
 
“金,我刚刚看到了网上的一个说法,听说只要和喜欢的人接吻就可以恢复哦~”凯莉拿着自己亮粉色的手机在金面前晃了一下,一只手拿出嘴里的棒棒糖,漫不经心的说。

“唉?喜欢的人?可是我每一个人都很喜欢啊。”金懊恼的摸了摸帽沿,紫堂在一旁默默的转过身,背后满是冷汗,努力让自己接受金现在是面瘫的事实。

“笨死了,喜欢的人就是说恋人,恋人懂不懂。”凯莉头也不抬,刷着个人空间。

“啊?恋人?我,我也不知道我喜欢誰啊。”这回金听懂了,只是他更加懊恼了,甚至伸手擦了下额前不存在的虚汗。

“这还不简单,把你熟一点的人都亲一遍试试不就好了~♪”凯莉微微一笑,看起来像是诱拐成功的魔女一样,“当然,本小姐不包括在内。我可不觉得我们很熟。”

“那个.......我也......”紫堂弱弱的举起了手 ,看起来有些纠结,“金......其实我们是熟的,只是我想,想和你还是做朋友比较好......”

金看了看两个人,掰着手指算着。
凯莉,紫堂,下一个是......就是格瑞了吧?如果不行,那大概就是安迷修学长了。

金锤了锤手掌,看起来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凯莉嘴角的弧度更大了。
紫堂背后的冷汗更多了。

  
   .......
  
  
 
  
放学的时候金把格瑞叫到了天台。

为了看好戏的凯莉早早的带着紫堂埋伏在了上面。

紫堂不停的擦着汗,祈祷金不要真的信了凯莉的话。

  
  
  
“格瑞,凯莉今天和我说,我的面瘫,只要和喜欢的人接吻就能恢复过来!”金莫名的感觉很紧张,虽然他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心会跳的那么快,“我不知道我喜欢谁,凯莉说把熟人都亲一遍就可以了,格瑞你看我们........”

“你亲过别人了?”格瑞面色沉了一下,反而问道。

“没有!因为凯莉和紫堂说我不可能......”金抢着回答,然后又低下头掰着手指算,“格瑞,如果你也不行的话,那就只剩下安迷修学长了。可是我为什么会喜欢安学长呢?我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

金小声的嘀咕着,格瑞看了他半晌,最终缓和了脸色,叹了口气。
“金,过来。”

“啊?啊,好的!格瑞!”听到格瑞的声音,金先是愣了一下,但很快反应过来,看起来高高兴兴的跑了过去。
当然,前提还是忽视他那张脸。

“闭上眼睛。”格瑞开口说到,金闭上了眼睛,感觉格瑞的呼吸撒在脸上,痒痒的。

要是此时他的心里有只小鹿,金觉得自己一定给撞死了。

“格瑞?”视线黑漆漆一片,金有些不安的呼唤着格瑞的名字。

“别说话。”

  
  
远处的凯莉用胳膊肘撞了撞紫堂,笑得像偷腥的猫一样:“紫堂幻,快看,好戏要上映了。”
紫堂面如死灰,觉得金小命不保,自己这条命也算是快完了。

然后紫堂和凯莉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远处的两人吻在了一起。

“???”凯莉的笑容渐渐消失。
“!!!”紫堂的眼镜掉到了地上。

 
 
格瑞的吻很温柔,和他平日里冷冷的样子完全不同。
金忍不住睁开了双眼,他看到格瑞白净的面庞,银色的发丝拂过他的脸,夕阳打在他的脸上,好看极了。

这是和所有人眼中的格瑞都不一样的格瑞,而这个样子的格瑞,只有金一个人见过。
这样想着,金突然间觉得心情很好。

他想和往常一样,露出一个灿烂的不行的笑容送给他的发小,表示他的喜悦。

于是他笑了,僵硬了一天的面庞慢慢的,慢慢的绽放出笑容,那是发自内心而流露出来的笑,让格瑞一瞬间怔住了。

格瑞离开他的唇,缓缓开口。
“......笨蛋。”

夕阳下,天台上,两个人的影子被拉的很长很长。

   
  
  
 
  
夕阳下,蹲在角落里的两个人,落寞的身影被拉的很长很长。
 
---------------------------------------------
 
金:没想到凯莉说的是真的啊,真是个好人。
 

凯莉:mmp。

评论(10)

热度(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