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琴琴

💝喜欢💝
现欧/良非
狮布/瑞金(也接受大三角)
浪殇/杀凛(浪殇不接受拆逆)
也有自家oc,欢迎找我玩
长期约稿

⚡ 讨厌⚡
负能量
喜欢的cp被
单人性转,耽美cp性转
逆拆,互攻,ABA

记录一下,别人家的孩子

理论上来说我是一名画手
是女儿~

【狮布】你被丘比特射中了(2)

  
ooc算我
cp狮布

  清晨的基地有些冷清。
  
  布布路打着哈欠起了床,迷迷糊糊的开始洗涑。
  
  赛琳娜他们还在出任务,而如今的基地除了狮子堂也没有其他什么和自己很熟的人了,所以布布路有些无聊。
  
  等等,狮子堂?
  
  布布路忽然想起昨天分开的时候狮子堂和他说了什么。
  
  “明天早上九点,我在门口等你。”
  
  脑海里像是播放幻灯片一样的闪过狮子堂的脸,布布路猛然回神,再一看闹钟,现在已然快要十点了。
  
  他迟到了!
  
  布布路顿时一个激灵,连四不像和棺材都没带上,拿起衣服就夺门而出。
  
  然而他还没开始脚下生风,下一刻就在拐角处撞进了一个人的怀里。
  
  对方显然也被他吓了一跳,虽然脚下微微后退了一点,还是稳稳的接住了他。
  
  “啊,对不起,对不起。”布布路急急忙忙的道歉,头也不抬,就想从对方旁边钻过去。
  
  “这么着急的要去哪?”带着笑意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扶着自己的手不松反紧,布布路猛然抬头,便发现面前这人,不是狮子堂又是谁。
  
  狮子堂的手不知不觉间就把布布路搂在了怀里,就像每一个热恋情侣一样,语气有些亲昵的对布布路说道:“早安。”
  
  论身高布布路是比狮子堂矮半个头的,从狮子堂的角度正可以看见布布路柔软的发旋,他握了握拳,还是克制住了自己想伸手揉揉的想法。
  
  “啊,早,早安!狮子堂,你,你怎么来了?”布布路像是不知道作何反应好,他端端正正的站好,手上纠结的抓了抓自己的衣摆,像是一个做错事怕被训斥的小孩一样,“对不起,我,我不小心睡过头了。”
  
  “是我考虑不周。”在魔药影响下的狮子堂眼里几乎带上了八百层情人滤镜,就好比现在,他只觉得是自己没考虑到恋人的作息时间,才害得布布路要这样急急忙忙的跑出来。
  
  还好过来等了,不然撞到了其他人,布布路要多尴尬。
  狮子堂心里有一丝庆幸,他伸一只出手,去帮布布路整理衣襟,又帮布布路顺了顺头发 ,就像早已做过千百遍这样的动作一样,自然而熟练,偶尔手蹭过布布路的脸颊,让狮子堂有些留恋。
  
  布布路全然不知道面前人的心思,他乖巧的站好,一双乌黑的眼睛四处打转,最后又都聚集在面前人的脸上,一时间居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直到感觉狮子堂的手泛着凉意,他才忍不住伸出手去抓他。
  
  “狮子堂,你的手好冷。”布布路猛然抓住狮子堂的手,想一想现在已经快要入冬了,狮子堂不知道在门口等了自己多久,顿时有些懊恼。
  
  “还好。”狮子堂也觉得自己手有些冻人,他想把手抽回来以防冷到布布路,布布路却固执的把他的手握紧,少年的手仿佛一个小小的暖炉,温暖极了。
  
  真是要命。
  这才一大早,狮子堂觉得自己就有些忍不住想和恋人亲密了。
  
  “走吧,今天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处理。”
  哪怕失忆了,也不影响狮子堂做任务,所以导师们并没有停止他们的任务,只是暂时微调了一下队伍,让狮子堂和布布路,饺子,十三姬一队。
  
  有些不岔的赛琳娜和冷着脸的帝奇也只能暂时去精英队做任务了。
  
  饺子看着面前那三个人,对布布路有耐心到发指程度的狮子堂,以及有些羞怯哀怨,想靠近又不靠近的十三姬,饺子只觉得自己接下来一周估计都平坦不了了。
  
  造孽啊!
  饺子多想向赛琳娜他们伸出尔康手,喊一句不要走。
  
  
  四个人就这样风风火火的出发了,狮子堂看了眼任务,这次的任务难度中等,是去解决诺科城最近频繁发生的伤人事件。
  
  “诺科城?”狮子堂在对待公事上还是很严谨的,他微微蹙眉,回忆着关于这座城的信息。
  
  这是一个很繁华的城市,因为沿海,所以对外贸易往来十分频繁,按理来说治安应该是非常好的,怎么会频繁发生这种伤人事件。
  
  也不知道会不会太危险。
  狮子堂看了看一旁正睁着眼睛好奇的听十三姬给他讲诺科城的故事的布布路(其实还有某饺姓人士,但是被自动过滤了),十三姬眼里满是大小姐的矜持,但是那副生来就别有一番风味的美好面庞上,对待恋慕之人的害羞仍旧是一览无余。更让狮子堂不是滋味的是布布路居然毫不察觉,对十三姬一脸佩服的大力赞美道:“哇十三姬,你好厉害呀,懂这么多!”
  
  这有什么,我也能讲。
  狮子堂面具下的表情有些不悦,到底是个少年,即使已经有着他人难以比拟的成熟心性,即使知道那两个人没什么,不过是十三姬单方面的暗恋而已,但看着他们靠的那么近的模样,狮子堂也忍不住觉得吃味。
  
  “咳咳....”目睹了全过程的饺子悄悄扯了扯布布路的袖子,正想悄悄和布布路说什么,却因为和布布路靠的稍微近了些,顿时得到了狮子堂一个凌厉的眼刀子。
  
  大哥,拜托!我只是想让布布路去哄哄你啊!我真的不是弯的啊!
  饺子弱弱的收回手,不该来的,真的不该来的。
  
  狮子堂身上奇怪的气场(疑似蔓延着醋味)终于让十三姬回过神来,十三姬虽然觉得狮子堂不过是受了魔药的影响才对布布路这么上心,但是说到底他们现在都还要配合狮子堂,毕竟布布路还是狮子堂的“恋人”,十三姬只能恋恋不舍的和布布路结束了话题,让布布路先回去哄哄狮子堂。
  
  哄?
  布布路有些迷糊,似乎每次觉得狮子堂不对劲时,不论是谁都会让他去哄哄狮子堂。
  
  他做了什么吗?难道这就是《情侣宝典一百条》上面说的,当两个人热恋时,要注意与其他异性保持距离,避免恋人吃醋。
  
  吃醋?狮子堂?
  
  “狮子堂,列车上的盒饭味道还不错,来吃吗?”布布路带着异样的心情走近狮子堂,真是奇怪,他居然因为所谓是吃醋而莫名的有一丝喜悦感。
  
  这可不是个好想法,布布路有些惭愧。
  
  狮子堂原本看起来不愉悦的气氛因为布布路的靠近一下子消失的一干二净,他应该是笑了,声音里透出愉悦:“好啊。”
  
  “布布路,别顾着给别人家的队长吃了,你的队员也要吃。”
  看着气氛又活跃起来,饺子算是放下了心,笑嘻嘻的开着玩笑打算走近。
  
  就看到狮子堂轻描淡写的瞥了这边一眼,用一种让饺子觉得自己再靠近一步估计就要会对方打死的眼神把饺子要迈出的步伐硬生生的定在了半空中。
  
  “啊,突然想起来隔壁车厢卖的盒饭好像很不一样哈哈,我,我早就想吃了。”饺子打起了哈哈,“十三姬小姐,你,你说是吧。”
  
  “啊,好像是有这一回事。”狮子堂的目光顺着饺子的话又轻轻瞥向了十三姬,十三姬这才反应过来,僵硬的笑着,手里的扇子不停的扇着风,“那,那我们去尝尝看?好,好好奇啊,是什么味道呢?哈...哈哈...”
  
  堂堂大小姐吃列车盒饭,这蹩脚的谎言,也就布布路听不出来了。
  然而狮子堂还是作出一副相信的模样,大手一挥,大方的放两人走,接着就开始专心照顾布布路了。
  
  饺子和十三姬看着那两个人,只想感慨,啊,这该死的双标。
  
  
  等到了晚上,四个人总算是到了诺科城,找了一家旅馆,打算明天再开始着手调查。
  
  大概是来的晚了,等到十三姬和饺子各自拿着一个房间牌时,他们才发现,旅馆只剩下三间房了,此时,剩下的房间牌正静静的躺在狮子堂的手心里。
  
  “看来今晚要两个人一起睡了。”
  
  狮子堂似乎在沉思,然而语气里却摆明了有些高兴的模样,扭头看着布布路。
  
  两个人???
  布布路似乎没觉得有什么问题,于是也坦然的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然而一旁的饺子和十三姬却是一脸的如临大敌,饺子刚打算开口,在对上狮子堂的目光后还是硬生生的把“和我睡吧”这句话憋了回去,只是假装四处看风景。
  
  不是不想救你,是办不到啊!
  原谅我!布布路!
  
  至于十三姬,更不知道该怎么是好,总不可能开口说要和布布路一间房吧。
  
  两个人就这么一脸复杂的看着狮子堂和布布路走进了对面的房间里,心情五味杂陈。
  
  
  “哇!好大的房间!”
  布布路进了房间里就开始撒丫子乱跑了,殊不知其实他身后的狮子堂已经开始紧张了。
  
  房间里有两张床,这倒是意料之中的,狮子堂勉强松了口气。
  
  他刚想对乱跑的布布路说什么,就听到一声“布鲁”,顿时回过神来。
  他怎么把这家伙给忘了。
  
  狮子堂扭头就看到他恋人,布布路的怪物四不像正在床上蹦哒着,脏兮兮的脚爪在布布路的床单上留下一大堆小脚印。
  
  狮子堂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有些想要把那个不看气氛的怪物扔出去,但还是克制住了。 
  
  “啊!四不像!你快下来!”
  
  布布路看到在自己床上蹦哒的四不像,再看看自己已经被踩乱的床单,顿时哀嚎着扑过去,说出来的话却让狮子堂突然醒悟过来。
  
  “你这样!我今晚睡哪啊!”
  
  
  “......”
  狮子堂决定收回前言。
  
  四不像真是好样的。
  
  
  虽然结局和自己想的不太一样。
  夜晚,看着布布路和四不像一人一怪各自霸占一张床,而自己打地铺睡在地上的狮子堂如是说道。
  

  明天,就是第三天了。



--------------------------------------------

我!更!了!!!!!!

几天前就更了,结果刚刚才发现没打tag,我是猪吗!?

恋爱的男人是真的双标,更何况意气风发的小伙子呢!

至少我是这么理解的哈哈哈

“布布路么....”

考试时瞎摸的狮子堂,虽然没有布布路但我还是要打狮布tag(任性

.....
文我这个月一定更!(怎么就到月底了!

来交党费
这对是真的呜呜呜呜

梅菲斯特真的好适合坐浮士德身上啊(不你)腰看起来也很细,腿也是,为数不多的肉肉应该都在臀部了,抱在腿上的感觉,哪怕隔着裤子都肯定很舒服啊!(。ˇε ˇ。)(我在想什么

“我不走!”

抱柱子装傻的羡太可爱了哈哈哈哈
(光线原因图感觉有点暗呀V=(° °)=V

【狮布】你被丘比特射中了(1)

ooc算我
cp狮布,我爱他们

又名“我喜欢的人和我仰慕的男神在一起了嘤嘤嘤”“突然被钦佩的人疯狂爱上了肿么破”“五天男友养成计划”


  狮子堂中了魔药 。
  
  一种似乎名为丘比特的爱情魔药,是他们在这次任务中追缉到的,狮子堂将它和自己的营养液随身放在一起,结果被布布路错当成营养液给狮子堂喝了下去。
  
  于是醒来的狮子堂爱上了他第一眼看见的人------布布路。
  
  这种魔药的时限似乎是五天。这是导师们研究后告诉布布路他们的,在这五天里,狮子堂会把布布路当做自己最爱的人来看待,在他眼里两个人已经进入了热恋甜蜜期,狮子堂会表现出自己喜欢一个人喜欢到极致的模样,谁都无法改变。
  
  这真是太可怕了。
  
  这是目前精英队和吊车尾队的大家,包含布布路在内,对这件事的感慨。
  
  就好像现在,他们正坐在一起讨论关于魔药的事,而狮子堂却皱着眉看着他们。
  
  “什么魔药?我喜欢布布路就是喜欢布布路,这和魔药无关。”他几乎是克制着不悦强调着自己的话,“请不要质疑我的感情,这是一种侮辱。”
  
  “队长,你好好想想,你是男人,布布路也是男人,男人怎么会和男人在一起呢?”朔月苦口婆心的劝导着,“更何况你是摩羯王的后代,怎么会和.....他在一起呢?”
  
  虽然话没说完整,但大家都听的出来,朔月在暗示狮子堂他和布布路的身份差距。
  
  “朔月,注意你的言辞。”狮子堂这回似乎真的忍无可忍,他猛的站起来,凌厉的目光如同闪电一般盯着朔月,“布布路很优秀,我相信他总有一天会和我并肩。同时,别忘了,你是一名怪物大师。”
  
  怪物大师的品质,勇敢,善良,正直,无私。
  
  狮子堂是在责怪朔月,他不应该这样对布布路有偏见。
  
  朔月当然知道这是狮子堂在警告他,一张脸顿时有些涨红,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羞的。
  
   “狮子堂,朔月不是这个意思。”十三姬出来打圆场,她不停的扇动手里的小扇子,不时偷偷瞥一眼旁边的布布路,看起来有些焦急,也不知道是因为自家队长还是因为别人家的队长。
  
  “布布路,还不快去劝劝狮子堂!”一旁的赛琳娜小声说到。
  
  “怎么劝啊?”布布路有点迷糊的问道。
  
  “总之把他带走就对了!去吧布布路!”手上一个用力,赛琳娜一把把布布路推了过去。
  
  “哇啊?”布布路一个踉跄,正冲到狮子堂面前,他硬着头皮抬起头,对上狮子堂一瞬间柔和的眼神,莫名其妙的就结巴了,他开口,“狮子堂,我,我那个,那个我突然很想训练!对,训练,可以陪我去一趟训练场吗?”
  
  “好。”面对喜欢的人的请求,狮子堂自然不会拒绝,身上的锋芒一瞬间收敛起来,自然而然的就要去牵布布路的手。
  
  “啊,那太好了,我们快走吧,啊,哈哈。”然而布布路向后退了一步,有些慌张又尴尬的打着哈哈,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被狮子堂那饱含情感的眼睛看的有些慌乱,下一刻便飞快的跑了出去。
  
  害羞了吗?
  
  狮子堂明显失落的表情让众人身体一抖,但他很快就追了出去,也消失在了众人目前。
  
  “希望布布路自求多福吧。”
  这是在场所有人的心声。
  
  
  两个人到达训练场的时候,训练场只有稀稀拉拉的几个人。
  
  布布路突然又亢奋了起来,原因没有其他,他就是很想和狮子堂打一架。
  
  当初因为迷雾岛的事件两个人都没分出胜负,之后也因为各种时间差异没有再同台过。
  
  现在就两个人,他也不用出任务,这可真是个好时机!
  
  “狮子堂,我们来打一架吧!”布布路喊到,“就我们两个人,不用怪物!要全力以赴的打哦!”
  
  “下次吧。”狮子堂透露着一股不太情愿的气息,微微蹙眉,“上次的任务你受伤了,不适合打架。”
  
  “下次就没有机会了!”布布路顿时有些激动,“狮子堂,就这一次,一次就好啦!”
  
  他想起大姐头给他的那本书,《情侣宝典一百条》上写着------------当对方不同意你做什么,要适量的撒撒娇。
  
  他不清楚什么算撒娇,但赛琳娜说过,大概就是拽着对方衣服央求的模样,这种事布布路还是有自信能做好的。他自信满满的扯住狮子堂的外袍,却没想到没控制好手上的力道,一抓,狮子堂的袍子就给他扯了下来。
  
  布布路连忙手忙脚乱的去接,抬头还想找别的衣服去扯,然而再一看狮子堂,手上没有衣袖,衣服是贴身紧身衣,勉强能扯一扯的袍子也已经被自己抓在手里了,这可真是让人犯难了,布布路拿着外袍,有些无措的看着狮子堂。
  
  大概是布布路苦恼的神色取悦了狮子堂,狮子堂忽然噗嗤的就笑了出来。
  
  “好了好了,你也太有趣了。”狮子堂莞尔,自己喜欢的人未免太可爱了一些,“好吧,下不为例。”
  
  “好耶!狮子堂,你真好!”布布路顿时欢呼起来,一马当先的跑到了训练台上。
  
  “不要太勉强,别忘了自己身上的伤。”狮子堂一边走上前一边摘下自己的金属护腕,他担心这些东西会在打架时伤到布布路。
  
  “不会的!”布布路精神抖擞,直接就扑了过来,“开始吧!”
  
  
  两个人的对决毫无悬念的由狮子堂获胜了。
  
  到底是经过正规训练的,更何况布布路身上带伤,狮子堂自然而然的就获得了胜利。
  
  前后用了快一个小时了,(当然,也有狮子堂轻微的放水的原因)狮子堂才喘着气把同样体力耗尽的布布路压倒在台上。
  
  手还不忘轻柔的给他垫在脑后。
  
  布布路甩甩自己的呆毛,搭着狮子堂的手站了起来。
  
  “狮子堂,你赢了!”他全然没有一点输了的模样,反而有些激动,热血的握了握自己的小拳头,“不过下次我一定会赢回来的!”
  
  “赢了有什么奖励吗?”狮子堂笑着看着他,把自己的护腕重新扣好。
  
  “奖励?”布布路摸了摸口袋试图找出什么,然而什么都没摸到,“狮子堂,你有什么想要的吗?”
  
  “想要什么都可以吗?”狮子堂反问。
  
  “如果我有的话。”布布路挠挠头。
  
  “那.....”狮子堂忽然靠近了一点,有些笑意的眼眸专注的看着布布路,低声道,“一个吻,可以吗?”
  
  “吻....吻?”布布路顿时觉得自己舌头像是打结了一样,毕竟提出这个请求的人是那个自己很佩服的狮子堂,这让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不可以吗?”狮子堂站直身体,语气像是有些失望。
  
  少年茶金色的头发在夕阳下泛着暖意,即使大半个脸都被口罩遮住,也掩盖不住他眼里的委屈,就像一直被主人拒绝后有些委屈的大型犬一般。
  
  当然,布布路觉得更适合用狮子形容狮子堂。
  
  鬼使神差的,布布路不太想看狮子堂失望的模样,更何况,这不过是一个吻而已。
  
  于是他做了一个大胆的举动,至少他本人是用尽了自己全身的力气才做出来的。
  
  他踮起脚,隔着口罩吻了一下狮子堂的脸。
  
  狮子堂一瞬间就愣住了。
  
  下一秒,堂堂摩蝎王的后代,精英队的队长,狮子堂。
   就因为一个隔着口罩的脸颊吻,捂着脸扭过头去。
  
  “狮子堂?”布布路有些不好意思,“你还好吧?”
  
  “很好。”狮子堂声音里的高扬挡都挡不住,“但是也不太好。”
  
  这是什么意思?
  布布路摸不着头脑。
  
  
  两个人回去的路上,狮子堂显然心情愉悦,唯独布布路,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不过狮子堂意外的很能找话题,这让布布路很快就把心里那抹异样抛到了脑后,竟然也不知不觉的笑了起来。笑完后才觉得不太对,他悄悄抬眼看狮子堂,却发现狮子堂也正看着他。
  
  或者说,其实一直都在看着他。
  
  是一种专注而温柔的眼神,包含了无尽隐忍的爱意。
  
  在这一天里,狮子堂一直用这样的眼神看着他,好似布布路是他珍若视之的全部。
  
  这让布布路心里的异样又浓烈了起来。
  
  “狮子堂,你很喜欢我吗?”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问出这个问题,但就是问了出来。
  “你就没想过,为什么会喜欢我呢?”
  
  “你是因为朔月的话乱想了吗?”听见他的问题,狮子堂皱了皱眉,随后,他认真的看着布布路,“我已经说过了,我喜欢你就是我喜欢你,不要乱想。”
  
  “更何况....你很可爱,真的....太可爱了。”话音一转,狮子堂难得的有些不自然起来,他又忍不住过脸去,像是一个在和喜欢的姑娘告白的男孩一样,想要告诉对方他有多好,又因为害羞而难以启齿。
  
   不,狮子堂会这么想,只是因为魔药的原因罢了。
   尽管心里这么想着,听着狮子堂的话,布布路的耳根还是染上了一层红,烧的他想要把耳朵捂起来。
  
  说到底,谁能拒绝的了这样一个全心全意的狮子堂呢。
  
  
  两个人在宿舍门口分开了。
 
  
  
  夜幕渐渐降临,初晨很快又会到来。
  还有四天。
  
  
  
------------------------------
  
  
  
  
  
  
  
  
  
  
  爷爷,你关注的那个文手更新啦(误
  
  是新坑,填坑的话,希望我今年内能写完哈哈哈哈哈(被打)

  热恋期的狮子堂,应该就是大男孩的那种吧,虽然是个骄傲甚至看起来有点冷淡的人,但面对自己喜欢的人也会有些想逗弄的心思,态度会软化,所有的温柔都给了对方。
  
  
  不说了,好想磕正文,求欧叔多写点精英队的戏份吧(猛男落泪

别人的孩子!不许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