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琴琴

♥喜欢♥
现欧/良非
长期约稿

【狮布】为什么会有这种怪物技能啊(下)

七夕福利?大概吧hh
cp狮布
ooc算我

  
  布布路是被狮子堂叫醒的。
  
  狮子堂的生物钟促使他准时的在六点起了床,只不过手仍旧没办法拉开,他看布布路睡的还很香,有点舍不得打扰,但想到今天还有训练,只好把布布路叫醒。
  
  “狮子堂,早上好。”布布路揉揉眼睛,赤着脚踩着地毯,狮子堂看到了皱着眉让布布路穿上拖鞋。
  
  两个人手拉着手一起洗脸刷牙,清晨的阳光照进这小小的房间,看起来温柔的不可思议。
  
  简直就像一对情侣。
  狮子堂拿起面具戴上,脑子里却突然蹦出这样的想法。
  他突然想起自己昨晚的那个吻,当时心里一冲动,就忍不住亲了下去。
  还好现在他戴着面具,布布路也看不到他有些怪异的脸色。
  
  
  狮子堂和布布路就这样在白天一起训练,晚上一起睡觉的情况下过了一个月。
  
  也不知道为什么,两个人的契合度惊人的高,连白鹭都挑不出一丝毛病,连带着这一个月下来对两个人都快可以称的上和颜悦色了。
  
  
  
  一个月后,那个学生总算研究出来分开的方法了。
  
  “手,松一下。”
  
  布布路照着指示松开了手,他看了狮子堂一眼,紧接着,手轻而易举的抽出来了。
  
  狮子堂觉得他现在应该是松了一口气才对,然而事实上他看着自己空落落的手,一时间居然有点失望。
  
  他想起这一个月两个人的相处,从一开始的尴尬不自然,到后面的熟悉,不由得想要把那双手再次握回来。但他的理性阻止了他这样干,所以他只是看着布布路雀跃的在原地蹦蹦跳跳,然后奔向赛琳娜他们。
  
  他看着那三个布布路的伙伴围着他,回过神来,也走回了自己伙伴身边。
  
  “我回来了。” 他的声音里带着一丝笑意,虽然失落,但也不是没有放松的感觉。
  
  十三姬激动的冲过来握住了他的手,把狮子堂吓了一跳。
  
  “天呐,这是一双握过布布路的手!!!”
  
  “........”
  
  
  布布路和狮子堂就这样分开了。
  
  一切似乎都没有变化,除了布布路偶尔会在摸到空无一人的床时恍恍惚惚的清醒过来,狮子堂偶尔会在团队练习时下意识看向自己空无一人的背后。
  
  直到又过了一个月,精英队和预备队被同时分配到了一个任务。
  
  “狮子堂!!!”
  
  老远就听见布布路的声音,狮子堂抬头看去,男孩笑着向他挥手,脚下向他跑来,就在他以为布布路要扑到他怀里的时候,男孩却只是停下脚步,大眼睛充满希翼的光芒。
  
  “好久不见!!!”
  
  “嗯,好久不见。”狮子堂很快的反应过来,任由布布路打量他。
  
  
  “你好像变得更厉害了!”布布路笑眯眯的,心里却有点紧张,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紧张,只是很想和面前的人说话,说很多很多的话!想和他拥抱,很用力很用力的拥抱!
  
  “你也是。”狮子堂眉眼柔和的看着布布路,感情仿佛要从他眼里溢出来了,这个从来都冷漠骄傲的男孩,却在面对布布路时不自觉就想放低声音。
  
  “布...布布路!你怎么先来了?”一个声音传来,打断了两个人,布布路扭头一看,就看到了十三姬。
  
  “十三姬你好呀!好久没见了!”布布路笑着和十三姬打招呼,“因为我想快点看到你们,所以就跑过来了!”
  
  快点看到你们?
  四舍五入就是快点看到你了!
  
  “那个,你要擦擦汗吗?”十三姬有些脸红的看着他,手里拿着一个丝质的手绢,少女的娇羞一览无余,狮子堂哪怕只是看着,都能感觉到十三姬对布布路的心意。
  
  只可惜布布路是个单细胞生物,根本不会注意到这些。
  狮子堂心里感慨,却不知道为什么有点高兴,这种情绪让他很尴尬,十三姬是他的伙伴,也是他的朋友,他分明应该支持她才对。
  
  但是.....
  狮子堂看着布布路,心里有点动摇,刚想上去,就听到赛琳娜的大吼。
  
  “那谢谢.....
  ”
  “布布路!!!你这个白痴!!!”
  赛琳娜抓着四不像的耳朵,中气十足的喊着,看起来气极。
  布布路刚想伸手去拿,就听到了伙伴的声音,顿时成功把布布路引了过去,十三姬看着布布路的背影,回过神来,收起手绢手里扇子一展,又恢复了她优雅高贵的大小姐模样,只是面色有点失望。
  
  狮子堂忍不住对赛琳娜透去赞赏的目光。
  
  
  这个小插曲很快就过去了,八个预备生,坐在赛琳娜的甲壳虫车上,愉快的出发了。
  
  赛琳娜和十三姬坐在前面驾车,饺子坐在车窗边吐的天昏地暗,惹来其他人嫌弃的目光,阿不思和帝奇坐在另一边,一个看着窗外的风景,一个一动不动的禅定。
  
  而布布路和狮子堂....
  布布路迷迷糊糊的靠在狮子堂的肩上,睡的正香。狮子堂坐的端正,正在看他们这场任务的资料。
  
  是去调查下C国的人口失踪案。
  
  难度不大不小,对方似乎也只有一个人,应该是没问题的。
  
  这个念头一直到布布路不见时戛然而止。
  
  
  他们到达C国已经是晚上了,休息了一天,第二天刚打算去调查,就发现布布路不见了。
  
  布布路起了个大早,大概是想着为伙伴们买点早餐,只和旅馆的老板打了个招呼,就兴致冲冲的出了门。
  
  一上午未归,虽然大家相信布布路本人的能力是没问题的,但以布布路的性格那就可能就是大问题了,更何况这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别国,剩下的人不禁隐隐担心起来。
  
  决定了一下,七个人决定分头去找,找到后就用毛球联系。
  
  
  狮子堂一个人站在大街上,思索着。
  
  布布路的习惯,布布路的喜好,布布路可能会去的地方.....
  一切他都能清清楚楚的想起,狮子堂抬起步伐,不紧不慢的分析着周围的一切。
  
  最终他找到了布布路。
  
  找到的时候布布路身上有不少伤,怀里还抱着一个小女孩,正在和其他人缠斗。
  看到狮子堂,布布路大眼睛一闪,把怀里的小女孩推过去:“狮子堂快跑!”然后就转身去拦截身后那群诱拐犯。
  
  狮子堂看着他的背影,不由得想起很久以前,那一次在迷雾岛,布布路也是这样把十三姬推到他怀里,毅然决然的留下来阻挡布诺。
  
  真是个笨蛋。
  狮子堂深吸一口气,嘱咐小女孩一直向外跑,就转身去帮布布路。
  
  来之前他已经联系了其他人了,相信现在他们也快要赶来了。
  
  
  布布路虽然速度很快,力量也很大,但由于出门时没带棺材,也没带四不像,一个人,终究还是被打的节节败退,看着面前呼啸而来的拳头,布布路忍不住闭上了眼。
  
  一只手揽住了他,想象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他睁开眼,扭头就看见狮子堂站在他身后,眼神凌厉。
  
  “没事了。”狮子堂轻声说到,接着毫不客气的扭曲了手里握着的拳头。
  
  面前的人发出一声惨叫,一群人惊疑不定的看着他们。
  
  一共八个人,都是成年人,没有怪物。
  狮子堂心里默想着,大脑飞速转动,却在布布路握住他的手的时候突然死机。
  
  “一起吗?”布布路心里有些忐忑,看着他,眼里闪烁着亮光。
  
  “......” 狮子堂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嘴角居然抑制不住的上扬了起来,他紧紧的回握住布布路,好像握着珍宝一般,肯定的回答到,“当然。”
  
  这一场架打的酣畅淋漓,一个月的时间过去,却丝毫没有影响到他们的默契,他们没有任何一个人让自己的怪物现身,只是单纯的靠着两个人的配合,就成功的打败了那八个人。
  
  结束了。
  看着周围哀叫的人,两个人紧紧的握住对方的手,却没有任何一个人想先松开。 只是在和对方对视的时候心里都忍不住有些心跳加速。
  
  最终还是布布路有点痛苦的脸色让狮子堂回过神来,他仔细检查,发现布布路的脚扭伤了,狮子堂想了想,还是把他背了起来,手上不停,联系当地的治安管理,一步步走出这个小巷子。
  
  
  夜晚的时候,狮子堂拿着伤药来到了布布路的房间。
  药是赛琳娜给的,原本十三姬也想来,却被赛琳娜拖了回去。
  
  “是狮子堂呀?!”有些惊讶又很惊喜的声音响起,狮子堂抬头就看到布布路在给自己揉脚,男孩穿着短裤和背心,大腿横在床上,可爱的脚趾头不安分的动了一下。
  
  狮子堂晃晃脑袋,耳根有些红了。
  
  “我来帮你上药。”他拿着药,坐在布布路床边,将布布路的腿横在身前,这种伤他以前常常会有,所以上药什么的也算是熟练。
  
  布布路呆呆的盯着他,脸色越来越红,但就是不想挪开视线。
  
  狮子堂看着手里的小脚,手上动作不变,其实内心早就有些乱了,按了好一会,他才轻轻放下布布路的脚,对布布路点点头:“我该走了。”
  
  布布路下意识的扯住他。
  “我....”他突然很想说什么,却不知道怎么开口,但布布路想,他是真的真的很不想放开面前的这个人,嘴里的话就这样说了出来,“我不想你走。”
  
  “狮子堂,你能不能留下来?”
  “我的床很大的!你能和我一起睡吗?”
  “我就是....那个.....”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想你走,我想和你在一起待久一点。”布布路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狮子堂。
  
  “布布路,有没有人说过,你真的是个笨蛋。”狮子堂突然笑了,他来时没带面具,此时这个笑容完整的呈现出来,让布布路手足无措。
  
  紧接着,他走上前,关灯,然后在布布路惊喜的目光下上了床。
  
  “睡吧。”
  “嗯!”
  
  黑暗里,狮子堂看着布布路渐渐熟睡的样子,最终伸出手,抱住了他。
  
  他想他知道自己心里的那种感觉是什么了。
  
  不过在布布路本人发觉前,就先保密好了。
  
  

-----------------------------------
整片文其实和标题关系不大啦hh
找个时间会写后续!

我绝对没有烂尾!

说起来那个毛球我真的不记得它叫什么了qvq

在画板上凭印象摸的樱花xx可能有不少bug哈哈


顺带也约稿,这种铅笔小人10r一只,按复杂程度可能会加价ovo

【狮布】为什么会有这种怪物技能啊(上)

时间线:去完迷雾岛后的两三个月了
ooc属于我
cp狮布
他们真好!!!

  
 
   “狮子堂,我真的可以吃这个吗?”
  
  “当然可以。”
  
  “狮子堂,你人真好!”
  
  让人诧异的对话传来,狮子堂?这不是那个超级预备生吗?许多学生纷纷探头寻找对话的来源,随即就看到让人窒息的一幕,食堂的一角,狮子堂和布布路手拉着手,正在吃饭。
  
  这已经是狮子堂请布布路吃的第五碗面了,一想到今天发生的一切,狮子堂就感觉有些头疼的揉揉头。

  当时预备队和精英队正在进行深刻交流,场地里不知道是哪一个好家伙的怪物招数打偏了,直冲狮子堂而来。布布路发现不对刚上去准备把狮子堂推开,就突然感觉一阵吸力传来,等回过神来就摔倒在了狮子堂怀里,身体好像有磁铁一般和狮子堂紧紧贴着,怎么分都分不开。
  
  事后发现是一个有着吸附怪物的学生在练习新招时不小心打偏了,这是一个能让敌人相互吸附在一起分不开的招数,这个学生暂时还没有解除的方法,无奈之下狮子堂只能认命的把自己各种行程往后移。
  
  因为这样子没法训练,所以布布路和狮子堂暂时和预备队精英队分开了,在十三姬羡慕嫉妒的眼神下,狮子堂面无表情,事实上也看不到他面具下的表情,拖着含泪和赛琳娜等小伙伴道别的布布路走了。
  
  四不像似乎并没有招惹狮子堂的想法,难得的有些乖巧了起来,在棺材里无趣的大吃大喝着。
  
  布布路神经大条,没过几十分钟就很愉快的适应了这种生活,但狮子堂显然有点不自在。
 
 
  
  怪物的效果规定的是两个人必须身体有一部分接触在一起,狮子堂在肩膀靠着肩膀和握手的选择下选择了握手。
  
  两个人拉着手走的样子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狮子堂面不改色,实际却有点尴尬,布布路走路步子不如狮子堂大,这导致狮子堂不得不放慢脚步。布布路的手不像他干净天然的外表,有一层茧,这也许是因为他以前老是挖坟墓的原因,但是也很温暖,他的手比较小,握起来的时候狮子堂完全可以把他的手包裹在掌心,事实上他也的确是这样做的,把身边这人牢牢抓在手心里的满足感到底是从何而来,狮子堂自己也不知道。
  
  但他其实隐约能猜到一点,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
  
  狮子堂就这样看着布布路吃完了第五碗面后终于打了个饱嗝,擦擦嘴,连头上的两根呆毛都挺立了不少。
  
  “既然吃完了就走吧。”狮子堂感觉有些有趣,克制住自己想要揉揉那两根呆毛的想法,拉着布布路离开。
  
  “走?去哪?”布布路疑惑的挠挠头。
  
  “训练,白鹭导师专门为我们制定了别的训练计划。”狮子堂用自己为数不多的耐心讲解着。
  
   
    
  白鹭导师确实给他们定制了别的训练计划,那就是配合。
  
  让两个人一起作战,相互协调辅助对方。
  
  布布路虽然一根筋,但不得不说,在有些地方上他还是非常厉害的,至少狮子堂和他一起练习的时候只觉得畅快,布布路能够跟上他的脚步,也能读懂他每一个眼神与动作。
  
  “今天的训练,你们配合的很完美。”连白鹭的脸上也难得有一丝笑意,颇为满意的看着他们,“那今天就到这里为止了,你们可以回去了。”
  
  “欧!太好了!”布布路放松了下来,擦了擦脸上的汗,“好热,真想现在回去洗一下。”
  
  “回去...”狮子堂像是想起了什么,皱了皱眉,然后才像反应过来了一样,“学生宿舍?去谁的宿舍?”
    
     
  
  狮子堂现在牵着布布路的手,站在他房间的浴室门口。
  
  布布路在洗澡,一根筋的家伙显然对这种事情没什么想法,要不是有狮子堂在,狮子堂怀疑他甚至能在里面唱起歌来。
  
  虽然自己并没有这种癖好,但狮子堂还是在一些空挡里忍不住看了几眼。
  
  少年的身体不算壮,甚至让人觉得有点瘦弱,让人想不到这样的身体里居然会蕴含那么大的力量。
  
  “狮子堂!你可以去洗澡啦!”耳边传来布布路的声音,狮子堂才回过神来,少年已经穿好了一件休闲衣服,衣服是借狮子堂的,看起来有点大,配上他澄澈的大眼睛看着狮子堂,让狮子堂有些面红。
  
  不过布布路并没有注意到,他新奇的看着狮子堂的房间,摇头晃脑的似乎是因为洗完澡后很舒服,很愉快的样子。
  
  狮子堂走进浴室,有些纠结的看着自己的衣服,他扭头看了布布路一眼,布布路倒是真的非常乖巧,让他站在就站在那,像木桩一样老老实实的目不斜视,他松了一口气,最终还是动手慢慢脱了起来。
  
  洗完澡后他看着一旁的面具,犹豫了一下,想了想,还是没有戴上。
  
  “好了。”
  
  布布路回过头就看到狮子堂正在用毛巾擦头发,狮子堂头发放下来的时候有点长,但却不会让他感受到一丝女气,反而透露着一种野性的帅气,看到布布路回头,狮子堂冲他笑了一下。这是布布路第二次看到他面具下的脸了,第一次是在迷雾岛那艘幽灵船上吃东西的时候,不管几次布布路都必须承认,狮子堂真的有一张极为好看的脸。
  
   “狮子堂,你长的真好看!”布布路直白的话让狮子堂哭笑不得,狮子堂牵着他走到房间,一边走一边忍不住笑出声来。
  
  “布布路,你总是这么有趣。”仅仅因为布布路一句话,狮子堂郁闷的心情一扫而空,连他自己也有些惊讶。

 
  
  布布路沿途看着,明明都是学生宿舍,他却总觉得狮子堂的宿舍不一样,看起来更厉害,更气派。实际上狮子堂的宿舍其实也就比他的宿舍更加整洁,有很多锻炼身体用的器具,也有不少看起来古老的书籍罢了。
  
  “睡觉吧,这个床虽然不大,但我们两个人应该是没问题的。”狮子堂看了眼时间,已经到他的生物钟睡觉的时间了,其实他并不喜欢和别人一起睡觉,但现状不容许他有其他办法,他也就只能和布布路这样试着接受了。
  
  “我睡觉姿势可能不太好。”布布路老老实实的说完,身体倒是很自觉的上去躺着了。
  
  “其实我也一般,没事。”狮子堂把床头的灯关了,跟着躺下,两个人肩并肩睡着,布布路似乎没什么睡意,但又不好意思打扰狮子堂,只好一个人睁着眼睛打量旁边睡着的男孩。
  
  狮子堂看起来和他差不多大,却比他可靠多了。这样想着,布布路有些羡慕的看着狮子堂,说实话其实他也很羡慕狮子堂,瞧瞧这一身肌肉,瞧瞧他傲人的家室与与生俱来的一切,真是太酷了。
  
  “你要看到什么时候?”直到狮子堂有些无奈的声音传来,布布路才回过神,他眨眨眼,确认了半天才知道是狮子堂的声音。
  
  “咦?狮子堂你没睡啊。”布布路问。
  
  “有点失眠.....”被你那么炽热的眼睛看着,睡得着才奇怪。狮子堂抿嘴瞥了他一眼。
  
  “要我给你唱摇篮曲吗!”布布路来了精神,只不过他这句话不说还好,一说顿时让狮子堂眼角跳了一下。
  
  “不了,我应该很快就能睡着了。”狮子堂可不敢真的让他唱 ,一口回绝,“你也快睡吧。”
  
  “其实我睡不着。”布布路翻了个身,顿时变成胸口贴着狮子堂的手臂,让狮子堂觉得自己的手都要烧起来了,僵硬着身体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觉得狮子堂你真的好厉害。”男孩小小的声音传来让狮子堂心里一怔,“大家都说,你是大英雄的后代,是最优秀出色的预备生,和我这种人完全不一样,被迫与我这样的恶魔之子贴在一起,狮子堂你真是倒霉透了.....”
  
  夜晚本就是酝酿情绪最浓郁的时候,其实布布路不傻,今天其他预备生的眼色和窃窃私语他也说有听到。即使他一根筋,但也有他自己的细腻,很多时候的乐观都是真的,可到底也是一个小男孩,心里总是委屈的,此时此刻躺在狮子堂身边,让他不由自主的就想要小小的抱怨一下,放纵一下自己心里的难过。
  
  “不过,其实能和你们大家成为朋友我真的很高兴,哈哈,特别是和狮子堂你,我真的很高兴!”说到一半的话突然一转,布布路傻笑着看着狮子堂,先前小男孩的委屈仿佛顷刻间消失不见,狮子堂却是沉默的看了他半晌,突然也翻了个身,伸手抱住了布布路。
  
  “要哭就直接哭。”狮子堂抱着的手有些用力,他不喜欢看着布布路强颜欢笑的那个笑脸,他觉得真是傻透了。
  
  “.....”布布路的手像是有点小心翼翼的,不知道放哪,最后一点一点的试探着,在感受到面前的人并不会推开他的时候,他也伸出手,死死的抱住狮子堂,缩在这个明明比他大不了多少的男孩怀里颤抖着。
  


  布布路眼里的狮子堂和别人都不一样。
  
  为什么不一样呢,布布路想起基地里的预备生,从一开始就不喜欢他的那些预备生。尽管狮子堂一开始同样骄傲着,但他也没有用和那些预备生一样的眼神看他。没有那种高人一等,眼里满含恶意的眼神。哪怕是大姐头,在一开始不了解他的时候也有一点嫌弃他。
  
  布布路总觉得,经历了迷雾岛的事情,和狮子堂成为朋友就像梦一样。狮子堂把他当成真正的对手,他会为了布布路的新奇言论而大笑,会给布布路耐心分享他不知道的事,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狮子堂让布布路第一次觉得自己身上的一些缺点,不是缺点,而是让人快乐的闪光处。
  
  布布路想更靠近一点狮子堂。
  
  这个靠近是什么意思,他自己也不懂。但他就是觉得还不够,想要能天天和狮子堂呆在一起,想天天和狮子堂牵手,甚至更进一步。
  
  哭了好一会,布布路才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狮子堂拿着床头的纸巾,替他擦干净脸上的泪水。沉默的看着布布路一会,最终在他额头上落下了一个轻柔的晚安吻。
  
  “睡吧,布布路。”

        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

又是这个梗,我觉得总有一天每个我喜欢的cp都很被我这样写一遍哈哈哈

我眼里的狮子堂是强大冷酷,但不失温柔,正义热血,果敢帅气的存在,心智大概在同龄人中算是很成熟的男孩了,长大后一定也会很可靠吧!

【冷琴的撩妹日记】(3)全世界的人都爱他


  在R学院早起是很舒服的事。
  .....个屁。
  
  凌晨6点,我睡眼惺忪的从床上爬了起来。
  
  洗漱,刷牙,然后把散下来的长发绑起来,接着就是换衣服。
  这群家伙起的真晚啊..啊?!
  
  走近房里抬头一看,我险些撞上迷迷糊糊的河狸子。这家伙一动不动的杵在卫生间门口,眼睛都没睁开,一头软发乱七八糟的,看起来很是好笑。
  
  “你站在这里干嘛?”真是吓了我一-跳, 我吐了吐舌,从他一旁经过,“去洗漱吧。”
  
  河狸子仍然一动不动, 我眨了眨眼,奇怪的看着他。
  
  “狸子早上起床就是这样的,”奏迟初的声音从一旁传来,语气有些无奈,“他又睡着了,你摇一下他就可以了。”
  
  我扭头一看,即使是刚刚睡醒,这家伙眼里也是一片清明。手里拿着梳子,正在梳理自己海蓝色的头发。
  
  “你很懂嘛。”我冲奏迟初暧昧的笑笑,伸手抓住河狸子的肩膀摇了摇。
  
  河狸子如梦初醒的睁眼,看到我,却突然一个激灵。
  
  “那个,我,我去洗漱了。"河狸子浑身僵硬的从我面前走过去,我不禁疑惑的看着他,这家伙,讨打啊。
  
  坐在凳子上,看着两个人一个梳头一个洗漱,我想了想,突然开口。
  
  “迟初,狸子,一起吃个早饭怎么样?刚好熟悉一下。”
  
  “我没意见,你问河狸子吧。"奏迟初笑着回答。
  
  正从卫生间中走出来的河狸子脚下一个踉跄,抬头看我,视线正好对视。
  
  我冲他挑了挑眉:“怎么样?狸子?”

   “当,当然可以。"河狸子似乎反应过来我在耍他玩,背过身整理好校服,系上红围巾,打理自己的头发去了,没有再看我。
  
  喲,还害羞啊~
  我撑着头,内心调笑的想着。
  
  
 
  等到三个人一起出门,已经6:18了。食堂里的人不能说多,但也绝不算少。三个人走进去,登时吸引来了一大波如狼似虎的女生视线。
  
  总感觉下一秒他们就会扑上来怎么破。
 
  “你们是什么卡。”
 
  “红。”
  “蓝。”
  
  “那不如去三楼吃吧。“河狸子提议。
  
  “好啊。”我扯着嘴角露出了一个笑容,“电梯在哪呢?之初带个路。”
  
  “.....”似乎习惯了我的不正经,奏迟初只是笑笑,走到前面带路去了。
  
 
  其实所谓的校园卡分级制度,还是有很多福利的。比如食堂这一一点就可以体现,校园食堂共分为五层,白卡和黄卡只能在一二楼活动,红蓝则可以在一二三四层活动,最后的黑卡是全楼通行。至于最高的金卡,我倒是不清楚,不过应该和黑卡差不多吧。
  
  正要走上电梯,我忽的看见一个女生向这边跑的飞快,眼看着就要撞上奏迟初,我伸手一边扯开他, 另一只手揽住那个女生的险些摔倒的身体。
  
  "你没事吧?”我的脸上挂上招聘的微笑,女生扭头一看,似乎愣了一下,看向我身后的人,黑色的瞳孔闪过一丝尴尬。
  
  “那个,谢谢你,能先放开我吗?”我松开手,女生站了起来,淡定的拍了拍裙子,和先前惊慌失措的样子完全不同,好像精分了一样。

   “奏学长,我,我是高一的璇舞,刚刚差点撞到你很抱歉,作为补偿,这个给你!”名为璇舞的女生有些紧张的拿出一瓶旺仔牛奶,几乎是强硬的塞到奏迟初的手里,扭头就跑,黑色的马尾在空中甩出一道优美的弧度。
  
  奏迟初的目光追随少女的背影,嘴角的弧度如四月阳光,让路过的女生都忍不住连连回头。
 
 
  “.....”
  “.....”
  我和河狸子默默的看着这一幕,心里疯狂吐槽。

  收回前言,谁说在R学院泡妞容易了,妈的,居然还比不上一个小白脸有魅力。
  
  我内心咬牙切齿,表面却还是放荡不羁的样子,对着奏迟初吹了个口哨。
  
  “哇哦~该回神了,校草大人。”
  
  河狸子不知什么时候拿了一个笔记本在一旁看了起来,大概也是发现自己好像耽搁了我们,奏迟初点点头,三人总算上楼吃起了早餐。
  
  
 
  “那个女生分明是有预谋的吧。”
  趁着吃早餐,我一边喝着牛奶,一边说到。
  
  “嗯?”
  奏迟初给吐司抹上果酱,抬眼看我。
  
  “啧,笨,狸子你来说说。”我用胳膊肘撞撞河狸子。
  
  “啊,我觉得是挺像有预谋的...河狸子似乎已经适应了我,没有再有什么复杂的眼神看我,慢悠悠的正在啃三明治,腮帮子鼓鼓的,看起来很是可爱,“撞的时机太巧了,一下子就叫出了阿奏的名字,还有阿奏喜欢的旺仔牛奶都准备好了。”
  
  “你看吧...”
  “但是也可能不是。”

  
  
  我还没来得及得意洋洋的教育一下奏迟初,河狸子就话锋一-转。
  
  “听说这届高一有一个女生,暗恋阿奏,说是暗恋,明眼人都看的出来其实就是喜欢。私底下对阿奏的喜好了如指掌,大概是阿奏后援会元老级的人物。”慢吞吞的说着,河狸子喝了口果汁,“好像就....璇舞?”
 
  奏迟初后援会?我艹,这群女生到底有多少是这家伙的俘虏啊,这要是美女们全入了后援会,我的闯荡校园左拥右抱美女的梦想怎么办!
  
  “后援会吗?抬举我了。”奏迟初随意的擦了擦手,我甚至还没反应过来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时候吃完的,他就已经慢条斯理的打开了手里的旺仔牛奶,像是不经意的微笑着瞥了我们一眼。
  
  “哪里,毕竟迟初本来就很帅,不是么?” 为什么总感觉那一眼是在挑衅?翘起二郎腿,我一边说着一边把手搭在河狸子肩膀上,“狸子,你觉得呢?”

  “是挺帅。”河狸子认真的说着,我只觉得面上的笑容凝固住了,扭头一看,河狸子还在慢悠悠的啃着三明治,看起来有些呆。
  
  靠,这家伙怎么这么不上道啊。
 
  他是老实人,孤立他。
  “我吃完了,先走了。”啧,真是一点乐趣都没有,我站起身,粗鲁的按住河狸子的头,从他身.上跨出去,手指的触感一片柔软,“你们慢慢吃。”
  
  “我的头发....河狸子伸手整理自己的头发,面上难得有一丝怒气,更多的却是无奈,我头也不回的摆摆手。
 
  “触感不错。”
  
  走出食堂,不知道是不是我错觉,总觉得有人在看我。环顾四周确实有一些花痴,但其他的却看不到了,我耸耸肩,向教学楼走去。
 
   
  “阿奏,你觉得冷琴怎么样?”在我走后的不久,食堂里,河狸子放下手里的食物,周身的气氛都随着他的动作缓和了不少。
 
  “是个有趣的家伙。”奏迟初笑着思索了一下,回道,“像是养了一只猫的感觉呢。你呢?今天你看起来有点不对劲呢。”
 
  “.....”原来在你眼里压根没把冷琴当人看吗?
  
  河狸子推了推眼镜,动了动嘴唇,还是没把自己的事说出来:“感觉....像个熊孩子吧?”
  
   大概是看出河狸子的顾虑,奏迟初只是笑着看着河狸子:“吃完了吗?我们也该走了,快到时间了。”
 
  “嗯。”河狸子起身收拾餐盘,奶橙的头发翘起了一根呆毛。
 
  奏迟初想了想,伸出去把呆毛顺了下:“头发,翘起来了。”
  看起来就好像在摸自家狗狗一样。
  
  
  “.......”为什么我觉得我也没有被当成人看一样呢?
  
  这样想着,河狸子扯出一个笑容:“那还真是谢谢阿奏了。”
  
  奏迟初笑而不语。

--------------------------------
ps:奏之初更名为奏迟初了///请不要弄混哟

码一下

是别人约的稿ww

10r一只的Q版小人(涨价了qvq
背景加1-3r
来lof问问有人要约吗ovo